速记  伊人影院在线

小东邪降生救艳母[古典武侠]

时间: 2020-04-04 发布: 伊人影院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黄蓉被迫在吕府居住下来,平日起居行止更是小心翼翼以免再给狗官机会,
一个月下来竟然没再动过胎气,吕文德空有一手挑逗女人情欲的按摩技巧却苦无
下手机会,眼看临盆的时间越来越近,却只能看着这个风姿绰约的美人在自己面
前摇来晃去地干着急。
不过着急归着急,表面上还是对黄蓉恭敬有加,时不时带上十夫人到房间对
黄蓉嘘寒问暖,端茶送水,把黄蓉照顾得井井有条。
这日黄蓉一个人在房间内闷得发慌,这一个多月来少进少出也实在把她无聊
坏了,便出门到院子里闲逛。行至一九曲水廊处,迎头撞上狗官吕文德。吕文德
见黄蓉身着一袭淡黄鹅衫,下拖镶金边的烟罗裙,一头青丝绾成个百合髻,三两
个白色珍珠点缀其间,更增添几了分娇俏,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
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淡雅妩媚动神魄,吕文德不由得色心大动,胯下肉棒冲
天挺立。
黄蓉乍见狗官躲避不及,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低下头望见吕文德裤档上
高高支起的帐篷,想起那天在假山后它威勐凶狠的模样,心中惊慌掉头就走,没
走几步忽然膝下一软,仆倒于地,捂腹呻吟。
吕文德连忙迎上,只见黄蓉脸冒冷汗花容失色,显得非常痛苦,急问道:「
夫人,你是不是又动了胎气了?」
黄蓉无奈地点头。
吕文德心中暗喜,忙道:「夫人莫慌,吕某这就抱夫人到房中为夫人按摩疗
病吧!」,不由分说将地上的黄蓉横抱起来往她房间内走去。
「狗官,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黄蓉急得双脚乱踢叫道,慌乱中为保持
平衡两条粉嫩藕臂无奈搂住吕文德的脖子。
吕文德抱着黄蓉急步走向房间,黄蓉从小练武,身体柔软轻盈,吕文德又正
性致高亢,毫无武功基础的他抱着黄蓉竟未感觉到吃力!吕文德抱着黄蓉走到房
前,一脚踹开房门,将黄蓉抱到床上放好,再转身将房门锁好,三步并二步跳上
床,将黄蓉扶起从背后将她拥入怀中,等了一个多月终于等来的机会!也不管什
么技巧什么迂回攻击了,直接按住了黄蓉的胸脯乳房。
「狗官,你……你……」已经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黄蓉面对这样无礼的侵犯只
能发出微弱的不完整的抗议声。
朝思暮想了一个多月的手感终于又真切地被掌握在手心里了,吕文德幸福得
全身电流冲涌,爱惜地揉弄着这两只举世无双的玉兔,感受它们绵软饱满,真是
百年难遇的床上佳品啊!吕文德心里感叹。
身体不容男人亵渎的部位被狗官肆无忌惮地蹂躏着,黄蓉愤怒地几欲晕过去
,但是理智告诉她不能晕,要想办法摆脱这种屈辱的境地,忍住小腹的剧痛身体
左右扭动着想从狗官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可惜病痛早已将她的身体折磨地手无缚
鸡之力,哪里敌过得身后这只欲火焚身的色中饿鬼,强撑着不让自己晕过去的理
智却清晰地捕捉到男人揉按乳房带来的酥麻快感。
「怎么办,难道真的要被这样恶心的男人玷污了么?」黄蓉感到前所未有的
恐怖,几次想开口求狗官放过自己,却被侠女的自尊心将求恳的词句锁在了咽喉
里。
吕文德变换着各种角度、方位揉搓佳人胸前的一对至宝,时而将它们向中间
挤压,在两座圣峰之间挤出一道幽深迷人的乳沟,时而向两边分开,十根手指感
受着乳峰内侧的柔滑,时而又向上托举,让两座饱满的雪丘显得更加娇俏挺拔。
惬意地挤着按着揉着搓着,吕文德不管不顾地享用着中原第一美人胸前两只
从不让男人染指的嫩肉,能享受到这样美妙的乳房就算死在它们女主人的掌下又
有何妨!
忽然吕文德感觉到怀里的娇躯开始发热发烫,老于花丛的他心里立刻闪过一
个念头:「美人开始动情了!」心中暗喜,更加卖力地的揉搓酥胸雪脯。很快这
些努力就得到了回报,耳边开始响起美人刻意压抑而显得凌乱的轻喘,她那一头
散发着清香的青丝也总是不自觉地靠在他左边肩膀上,开始总是很快惊觉地发出
一声轻轻的惊唿将螓首抬起从他肩膀逃离,但不一会儿又是不自觉地靠了上来,
重復几次之后终于认命,将他的肩膀当作避风的港湾停靠了下来,让他有机会透
过美人因挣扎而部份遮盖住脸部的发丝欣赏到她潮红的娇靥,在散乱的柔细青丝
间若隐若现,分外娇媚!
这一切都是少妇女侠情欲初动的明证!这位名满江湖的中原第一美人竟然在
自己家里被他挑逗得动了春情,在这里将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搅他们,他有的是时
间慢慢挑逗调教这位美艳贞洁的女侠,让她身陷情欲的泥潭不能自拔,化身为可
以让他任意享用的床上尤物,「今日终于可以享受到这具美艳绝伦的肉体了么!
」吕文德恍似在梦中,突然将左手伸到了黄蓉胯下。
黄蓉在扭动挣扎中毫无防备张开着的胯部突然被男人侵入,檀口发出一声惊
唿两条大腿受惊以地夹紧,但是为时已晚,回防的两只大腿只是徒劳地将狗官的
左手锁在了胯间私处,反而变得好象是她不愿意男人的手离开一般。
吕文德将被黄蓉夹得紧紧的而扭曲的左掌蠕动了几下,将掌心贴住了美人儿
的私处,掌心里立刻感受到一处温热饱满的微妙窿起,经验告诉他这就是美人肥
厚有肉的大阴唇了,这分明就是他最喜欢的馒头屄啊!吕文德如获至宝,掌心紧
紧贴住这两片全天下最诱人的肥肉轻轻地搓动着,尽可能将掌心的温度透过布料
传递给美人儿的私处花瓣,向这令天下男人魂牵梦绕的销魂部位诉说着自己对它
殷切的渴望。
「不要!」身体最最隐秘的部位初遭靖哥哥以外的男人触碰攻击,黄蓉芳心
凌乱似受惊的小鹿,终于放下女侠的自尊向狗官求恳着。与女主人的抗拒心理相
反,黄蓉的花瓣蜜穴却似乎为男人的殷殷之情所感,开始悸动起来,传递给女主
人一阵瘙痒空虚。
不理会黄蓉的请求,狗官吕文德变本加厉地开始用唇舌攻击黄蓉敏感的耳朵
,一边舔弄着她的耳朵一边说道:「不要说不要,我会令夫人您变得舒服的,一
种您以前从未尝试过的舒服!」,说完用鼻着嗅着黄蓉的发香又道:「夫人你真
香!您这块温香软玉实在是太诱人了,吕某今日一定要得到你!」
「狗官,你……你……放肆!」黄蓉断断续续喝骂道。身体的反应令她惊恐
而又羞臊不安,她明明应该对这个男人的无耻行径感到恶心的,可是为什么最初
的恶心竟然在慢慢消减,身体却变得兴奋起来?身体与心理截然不同的反应令黄
蓉羞愧难当,叱骂狗官的语气也变得不是那么理直气壮。
黄蓉的私处比吕文德想象中要敏感,在他持续不断地搓弄下,女侠的喘息声
越来越粗重凌乱,身体的扭动也从开始的挣扎式的扭动变得享受式的蠕动,御女
无数的狗官从黄蓉夹紧并绞在一起相互蹭磨着两条玉腿中敏锐地觉察出了美艳少
妇的这一变化。
吕文德忽然在这个时候放弃了对黄蓉阴户的进攻,将左手从黄蓉紧闭的胯间
抽出来不紧不慢地按抚她小腹,只是偶尔移动到耻部似有再次对阴户花瓣进行抚
按的意图,却又围而不攻地徘徊一阵撤回到小腹前。
空虚娇嫩的花瓣本来在为男人更深入抚按自己做着积极的准备,却在这时遭
到男人的冷遇,于是不满地发出抗议式的瘙痒蠕动,惹得女主人更加夹紧大腿相
互摩擦着,以缓解这种难言的似万蚁啃噬似的瘙痒。
当这种失望累积到一定程度,小穴心灰意冷地放弃等待渐趋安静时狗官的手
又突然袭入胯内,隔着衣服准确地在小穴中央那道裂缝上蜻蜓点水式的划过,小
穴立刻又重新被唤醒,兴奋地蠕动起来,积极等待男人进一步的侵入,可是换来
的却是再一次的失望。
如此兴奋、等待、失望,又忽然地惊喜、兴奋、等待继而又是失望、绝望,
小穴在这种高明的挑逗手法中越来越空虚、瘙痒,黄蓉紧闭的两条大腿在不知不
觉中放松打开,将胯部阴户渐渐开放给了狗官,以便他下一步的行动。
在此之前黄蓉这辈子只经历过郭靖一个男人,郭靖老实巴交的于房中一事一
知半解,加上又醉心于武学,每次行房都是例行公事一般草草了事,毫无情趣可
言,更别谈什么高明的挑情手段了,是以吕文德在她身上做的每一步动作对她而
言都是新奇的体验,这对从小喜欢新鲜事物有着强烈好奇心的黄蓉而言无疑有着
致命的诱惑,若非这个身后男人有着深深的鄙视之情以及强烈的为靖哥哥守贞的
想法在心中筑起的厚厚的防线,此刻早已被挑逗的欲火焚身难以自拔了!
饶是如此,作为一名性经验极度缺乏更因身怀六甲身体旷了数月之久的茂年
少妇来说,要以身对抗吕文德如此丰富精细处处透着高明的性挑逗技巧也是显得
心有余而力不足,心理的防线虽然坚固,身体的防线却几近崩溃,全仗心理的防
线在支撑守护着,是以此刻她小腹疼痛已消,却也无多余的力气去反抗狗官的猥
亵,而狗官虽然加强了进攻却也没有更多的进展,几次欲将手伸入黄蓉衣服之内
给这中原第一美少妇来个名符其实的肌肤之亲,俱被黄蓉挡住,两人一攻一守陷
入了胶着状态。
心急如焚的狗官将目光转向黄蓉微张着正娇喘吁吁呵气如兰的樱桃小口,两
片朱唇红嫩湿润,散发出珍珠一般的光泽,使得这两片轻薄红润的嫩肉看上去是
如此地娇艳欲滴,恰似两片滴露的玫瑰花瓣,里面露出上下两排雪白的珍珠贝齿
,与红润的樱唇相映成辉相得益璋,透过贝齿之间分明望见美人那条柔软细嫩、
轻巧灵动的丁香,诱惑着男人去捕捉去吸吮。想起上次差点吻上这张香喷喷的檀
口却功亏一匮,现在这里再没有人来打扰他们,说什么也要补上上一回的遗憾,
于是乎张着一张臭嘴吻向黄蓉那张柔嫩娇艳曾号令过天下群雄的小嘴。
这在此时黄蓉忽然「啊!」的一声惨唿,花容失色到五官扭曲,脑门直沁冷
汗,捂着肚子唿疼不已。
吕文德吓了一跳,不知何故,连忙问道:「郭夫人,你怎么了?」
黄蓉捂着小腹颤声道:「疼!疼,可能……可能是要临……盆了!」
吕文德察言观色,美人儿好象不是在作伪,再把手伸到胯下一摸,果然湿漉
漉了一大片似是羊水破了,知她所言不虚,不知所措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
「快、快……快找产婆来!」黄蓉断断续续道。
吕文德方才如梦初醒,连忙高声召唤下人过来去请产婆,忽然想起全城的产
婆都被自己抓起来关在地牢里,连忙把黄蓉平放到床上温声道:「郭夫人莫慌,
我这就去找十夫人来帮忙!」急忙出了房间叫下人把管家找来,低声吩咐他去牢
房提个有经验的产婆来顺便再通知十夫人一声。
不一会十夫人带了一帮丫环匆匆忙忙赶过来,见了吕文德连声问道:「姐姐
,姐姐在哪呢?现在是什么情况?」,一边问一边风一般闯进了房间。很快管家
领着一个产婆也匆匆赶到,产婆吩咐叫人打来一盆热水,便关上房门将一众男人
锁在门外。
吕文德长吁了一口气在门外走廊的栏杆上坐了下来,听着房间里黄蓉高一声
浅一声的娇唿呻吟,心里百感交集,心里紧张、失望以及担心交织,这个婴孩来
得太不是时候了,如果不是出现这个状况,此刻房间里的美人只怕已躺在自己的
胯下被自己的大肉屌冲撞抽剌而发出类似的声音了。然而现在这一切不但成了泡
影自己还要开始为今后的人身安全担忧了,以他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黄蓉诞下
婴儿后定要取他性命报仇,自己得尽快想个法子怎么来安抚这个红颜阎王,不然
老命休矣!
里面众人窸窸窣窣忙成一团,耳边响着黄蓉的惨叫声、产婆,「用力!用力
!」的鼓励以及十夫人的安慰声,老半天只听「哇」传来一声清冽的婴儿的嘀哭
,这个该死的婴孩终于降临到了人世!一阵手忙脚乱的声音之后房门「吱呀」打
开了,十夫人喜滋滋地抱着个包裹好的拳头大小女婴出来,叫道:「老爷你看你
看,这婴孩长得象谁?」,吕文德站起身来,低头观看这个搅乱了他美事的婴儿
,只见这女婴长得眉清目秀唇红肤白,十足地又是一个迷死天下男人的美人胚子
,说道:「你把小儿抱给你姐姐们看一下,我跟郭夫人谈点事情。」
十夫人娇嗔道:「你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在这时候跟姐姐谈!」,抱着女婴
兴高采烈地走了。
吕文德进了房间,咳嗽两声,使个脸色示意产婆出去。产婆识趣地出了房门
,吕文德关上房门满脸堆笑着走到床前道:「恭喜夫人贺喜夫人!又喜得一千金
!」
黄蓉虚弱地躺在床上,见他来厌恶地把脸扭向墙壁冷冷道:「你来作什么?

吕文德也不兜圈子,搬张椅子在床前坐下道:「性命倏关吕某不得不来呀!
夫人养好身体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想必便是要取了吕某的老命吧?」
黄蓉心里一惊,强作镇定淡淡道:「以你今日这所作所为我便杀你十次也不
为过,早知道是你把全城的产婆给藏了起来,刚刚你轻易就给我请了一个产婆来
你也算是不打自招了!」
「嘿嘿!」吕文德摸了摸后脑勺,却一点也不显得尴尬道:「所以啊为了吕
某的这条贱命着想,吕某想了两个办法还请夫人参谋参谋,选哪一条为上?」
黄蓉默然不语。
吕文德不理会黄蓉冷漠的态度继续道:「这第一个法子嘛便是现在吕某就把
夫人的身子给收了,把夫人变成吕某的女人,这样以后夫人便不好杀我了,这个
法子夫人可喜欢?我料定夫人定是会喜欢我这第一个法子,哈哈!」
黄蓉大惊,扭过头来对着狗官杏目圆睁道:「你敢!」
「为了下官的安危着想不敢也得敢了,看来夫人是选择了我这第一个法子,
吕某就不客气了!」吕文德说着便将双手伸到黄蓉胸前作势要解她衣带。
黄蓉吓得花容失色,「啊!」地将头扭向里面连忙道:「不要,你不是还有
第二个法子吗?你这第二个法子还没说呢!」
吕文德微微一哂,伸回双手重新在椅子上坐定,说道:「这第二个法子嘛…
…便是烦劳夫人送一件您的贴身物件给吕某,比如嗯……亵衣之类的……」
「你做梦!」黄蓉怒道。
吕文德哈哈笑道:「我就知道夫人肯定更喜欢我第一个法子!」,说完起身
伸手到黄蓉胸前解她衣扣。
「你放……肆!你敢对我无礼我定将你碎尸万段永世不得超生!」黄蓉用双
手护住胸脯怒道。她知道此刻自己再凶狠的威胁也无济于事,狗官为了自己的性
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念及至此忽然柔声道:「我答应不戗害你性命便是,贱
妾今日能顺利分娩也幸亏这些天吕……吕大人的悉心照顾,以前的事就算是抹平
了,我二人各不相欠!」
吕文德道:「嘿嘿,夫人这种当面虚与委蛇以待他日报复的图谋吕某要是看
不透的话,也枉在这险恶的官场上混了数十载了。」
「不会啦,我……我可以发誓,日后要是对大人图谋报复将我不得好死,死
后下阿鼻地狱!」
「天下谁不知道令尊外号『东邪』,从来视世俗礼法为无物,夫人从小耳闻
目染,再毒的发誓诅咒也只当放屁一般,嘿嘿,吕某可不敢轻信了夫人!」
「大人说的什么话,我是我,家父是家父,蓉儿可是把这诅咒发誓当真的!
」黄蓉挤出一丝「灿烂」的笑容道。
「少废话,夫人这是在行缓兵之计,拖延时辰运功调息,好恢复力气来屠戮
于我,吕某岂能上你的当!今日夫人必须二者选其一,选一还是选二,夫人快快
决定。」吕文德自然知道黄蓉功力深厚,要是运功调息不用半个时辰身体便可恢
复,是以急迫着逼黄蓉赶快决定。
「狗官敢尔,我现在便取了你狗命!」黄蓉见软的不成便来硬的,强撑起身
体举手便往狗官脑袋上拍去,但这好无半分内力的一掌拍在吕文德脑袋上不啻为
他按摸搔痒一般。
「如此得罪了!」吕文德开始动作撕扯黄蓉身上的衣物。黄蓉连忙挣扎,但
产后虚弱的身体如何敌得过这满身肥肉狗急跳墙的男人,挣扎中衣襟「嘶」一声
被撕开了个口子,露出一截雪白的胸脯以及覆盖住乳房的水红色亵衣。
黄蓉惊叫一声,连忙护住胸部,知道今日这狗官不达目的不会善罢甘休,罢
了罢了,二害相权取其轻,先过了今天这关再说,日后再找这狗官计较,连忙道
:「我选二,我选第二个法子!」
吕文德这才住手,直起身子道:「那就烦劳夫人快些了!」
黄蓉无奈只好伸手去解亵衣的衣带,抬头见吕文德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立时
羞得满面红晕,道:「你……你先转过身去!」
吕文德担心黄蓉后悔,依言转身背对黄蓉。听着后面窸窸窣窣美人儿似在宽
衣解带,却解了许久也未解好,急不可待地连声催促。
半晌,只听背后一声叹息,传来美人幽幽的声音道:「给!」
吕文德回过身来,只见黄蓉已经将身上的衣物整理好,连刚才撕破的衣襟也
被她整理得天衣无缝,竟是一丝肉也没露给他看。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吕文德接过黄蓉亲手递过来的她的贴身之物,转身从书桌上拿起一支毛笔,蘸了
些墨水笑嘻嘻递到黄蓉面前道:「还得再劳烦下夫人在这胸衣上面题几个字。」
黄蓉不知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狐疑地接过笔和胸衣道:「题甚么字?」
「嗯……」吕文德沉吟了一会道:「就写『甲戌与吕郎共赴巫山于亥,情意
缱绻不忍小别,特赠此物,望勿忘妾心』。」
黄蓉听言掷笔于地,怒道:「你今日便是将我杀了,这字我也不能写与你!

吕文德弯腰拾起毛笔笑道:「夫人推三阻四的无非心里想着要选第一样又不
好意思说出口,吕某成全你便是。」说完身体挨近黄蓉坐下。
黄蓉急道:「我若写了这些字便落了个天大的把柄在你手上,日后你要是…
….你要是另有图谋却教我如何是好?」说着说着眼眶一红,差点要落下泪来。
吕文德指天发誓道:「吕某发誓,这件物事如果不是夫人要伤及我性命我决
不拿出来,更不会据此要胁夫人,夫人你尽管放心好了!」
黄蓉道:「人家这贴……贴身之物都给了你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非写
这些劳什子的字?」
吕文德道:「呵呵,我当夫人你是天上的神仙,夫人也不要把吕某当作三岁
的孩童!这贴身之物是个女人就有,如何证明是夫人的?就算是能证明是夫人所
有到时夫人反咬吕某一口说是吕某偷的也未尝不可。再说区区一件贴身之物吕某
以为尚不足以慑住夫人,非得留下让人以为夫人与下官有……有那么一回事的物
证方可令夫人有所顾忌!」
黄蓉哼哼冷笑道:「你既信不过我,我如何又信得过大人?」
「所以呀吕某觉得夫人不如选我第一个法子,这样一锤子买卖,无所谓谁信
得谁!」吕文德一边说着一边搂黄蓉香肩,又要对黄蓉动手动脚。
黄蓉心念电转:「我就算运功调息这身子恢复起来还要费些时候,看来行拖
延之策是行不通了,不如先依了他,此物虽小易于藏匿,以后总能想到法子找出
来将它毁了,到时再将这狗官千刀万剐方消我恶气!」主意既定,扭肩挣脱狗官
的搂抱道:「既如此奴家信得过大人便是,他日大人要是心存不轨想以此物相要
胁以有所图,我……我拼得身败名裂也会将你杀了,我言在此望大人三思。」
吕文德连连称是,心中暗叹:「此一言中有软有硬,恰到好处地表明了她不
会慑于此物的威胁而让我有所得的决心,果然不愧为江湖女子,既便是此刻身处
下风也丝毫不慌乱而应对有据,日后要凭此物赚得她身子还须得费些功夫啊!」
黄蓉接过吕文德手中的毛笔,走到书桌前,摊开亵衣,站了片刻,叹一口气
,提笔在亵衣上写下那一句令她感到万分屈辱的文字,随即将亵衣往地上一扔,
以手指门喝道:「现在,马上给我滚!」
吕文德拾起地上兀自还带着美人体香的抹胸,展开看了一下,确认是黄蓉的
笔迹,如获至宝喜滋滋卷入袖中,对黄蓉道:「吕某就不打扰了,夫人好生休息
,明日我再过来看望夫人!」
黄蓉冷冷道:「谁要你来看,你再也别来了,来了我也不见!」
吕文德走到黄蓉身边,低声道:「忘了跟夫人说一件事,吕某对夫人还有一
个小小的要求,就是请夫人以后不要拒吕某于千里之外,以后吕某有事要探望夫
人还请夫人屈尊接见,不然吕某说不定哪天梦游就把这件物什公诸于众了。」
「你……」黄蓉怒极失语,这狗官果然不可信任,刚刚还诅咒发誓不会用这
件东西来要胁自己,转眼就将誓言抛诸脑后,「我说过,你若敢拿此物威胁于我
,我便是拼得名声不要也会杀了你,决不食言!」
吕文德笑道:「吕某就这一个小小的要求,夫人又何苦呢?」说完打着哈哈
走向门口,临出门回过头来对黄蓉道:「夫人您可以不顾自己的名声,却怎能不
顾及郭大侠的威名?郭大侠辛辛苦苦操劳半生,刀尖添血才赚得这个『北侠』的
名头,到头来却因为夫人成为天下人的笑柄,夫人于心何忍?」
「滚!」黄蓉有些歇斯底里起来,吕文德大笑而去。
黄蓉气苦,坐在床上暗自垂泪,刚才狗官最后一句话击中了她软胁:「是啊
,我身败名裂倒也罢了,靖哥哥该如何自处?他虽不看重这个『北侠』的名头,
但未必承受得起被妻子戴了绿帽子的名声,叫他以后如何面对天下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