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记  伊人影院在线

龙血战士5[古典武侠]

时间: 2020-04-04 发布: 伊人影院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爱瓦将他的长剑挥舞得满天是花,一时弄得施奈瓦格眼花缭乱起来。
爱瓦自从在大峡谷里吃了蛇胆后,反应速度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就连
惯使长剑的施奈瓦格也有些应接不暇。
现在,爱瓦每出一招都会让施奈瓦格消耗大量的能量,一串剑花直刺过去,
施奈瓦格手中的长剑再也握不住,从手中脱落,而爱瓦的长剑则直刺对方的喉咙,
身子也紧跟着欺了过去,张开嘴咬断施奈瓦格的脖子,一股巨大的能量瞬间注入
了爱瓦的髓内。
这是一个三星上将的真元。
就这样,爱瓦轻而易举的获得了別人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锤炼出来的
真气。
不到一分钟,能量本已消耗殆盡的爱瓦立即变得勇武,再次挥舞旗子,变换
着迷魂阵法,去切割分散剩下的野狼王国军队。
爱瓦所向披靡,区区一千人马在他的指挥下,竟然让两万之众的野狼军队四
散溃逃,而费德勒指挥的另一千人马也冲杀了过来。
现在他每杀一个野狼士兵,能量就会增长一点,就连洛芙娜也跟在他的后面
沾了不少光。
「怎么样?洛芙娜?我说的沒错吧?」爱瓦一边砍杀,一边得意的跟洛芙娜
交流。
「你真是英雄,我爱你!」洛芙娜此时更是兴奋不已,她跟着费德勒作战,
从未见过如此不可思议的胜利。
在爱瓦的掩护下,洛芙娜的能量也慢慢的增长。
爱瓦现在的能量已经又增长了一百多点。洛芙娜这个高级战士,砍杀几个野
狼王国士兵更如唿吸与喝水般容易,她的能量很快就恢復到初始状态,并持续增
长。
就在洛芙娜奋力拼杀时,野狼军队里的一个弓箭手朝洛芙娜偷射了一箭。
爱瓦只听到飕的一声,眼看那枝利箭向洛芙娜的胸脯射来。爱瓦不顾一切的
扑了过去,一把抱住洛芙娜的身子就地一磙,同时用他的剑尖将那枝正在疾飞的
长箭斩下。
因为洛芙娜正在激烈的拼杀中,根本就沒有察觉那枝箭正往她射过来。
要不是爱瓦及时格挡,那枝箭一定会洞穿她的胸膛!直到爱瓦将那枝箭斩断,
她才意识到刚才的危险。
虽然洛芙娜柔软的身段十分迷人,但此时的爱瓦顾不上欣赏和感受。两人立
即从地上爬起来,继续投入战斗。
两个小时的战斗终于将来犯的野狼军队赶走,最大的收穫是爱瓦亲手杀死了
野狼王国的一员三星上将。
这不仅让爱瓦的经验值和能量大大增加,更让哈斯帝国军威大振。
施奈瓦格的尸体被爱瓦的士兵搬到一辆战车上,他们将以此向女王陛下请功,
这是哈斯帝国与周边国家的对阵中从未有过的成绩。
胜利的捷报,很快就从南部的霍菲尔德城传到了梦特拉斯。
作为英雄的父亲,凯尔将军代替儿子爱瓦接受索菲娅女王授予的英雄奖章和
上尉军衔,以及短剑一把。那把短剑非同一般,剑把上镶金嵌银,据说如果与另
一把短剑合为龙凤之体,将天下无敌!
索菲娅女王将这把短剑授给一个十七岁少年,显然对他寄予了厚望。
因为这是一把龙剑,不过另一把凤剑却不知在何人手里。
第八话酒吧
洛芙娜走进长官浴室,刚要关门时,却发觉后面有一只手撑住了门。
「怎么是你?」洛芙娜惊奇的看着身子倚在门框上的爱瓦,那只满是雄性毛
髮的大手正挡着那扇门,眼睛深情的看着洛芙娜。
「这句话翻译成东方帝国语言就是「你好」的意思。谢谢你的问候,不过,
我只想要你实现你的诺言。」
身材高大的爱瓦挡在浴室门口,给洛芙娜一种压抑感,但同时给她带来了安
全感。
尤其是爱瓦那深邃的眼神,与他十七岁的年龄很不相称,洛芙娜的脸竟然红
了。
「怎么,我说过什么了吗?」
洛芙娜娇挺丰满的胸脯,因为一个脸盆挤压在她的小腹上,显得更加峭拔:
她深蓝色的眼睛如蓝色的海洋。
爱瓦很悠闲的把手收了回来,目光也从洛芙娜的脸上收了回来,盯着自己的
手指,好像是查看着指甲是否修剪得整齐,又像是在向这位超级美女炫耀,他一
个大男人也有如此修长而美丽的手指。
「连自己的诺言都不记得的女孩,可不是好女孩喔!」爱瓦又�起深邃的目
光,盯在洛芙娜的脸上。
但他的目光却沒有直视她的眼睛,而像是在那栗色鬈髮里寻找什么隐藏的东
西。
「我说过的话都是诺言,只是我真不记得你指的是哪一句了?」
「我的记性也不是很好,不过,我专门记那些对我有利的东西。我记得你夸
我是个英雄!」
「是的,这话我说过,我还说我爱你。现在也一样,我爱你!」洛芙娜说「
我爱你」三个字的时候,不但表情平静,语气也很冷淡,完全沒有战场上的激情
了。
「不对,我记得在还沒开战之前,你还有一句话。那句话最重要!」爱瓦得
意而诡秘的看着洛芙娜说道。
爱瓦那种神情让洛芙娜很无奈,她帮他检查身体的时候,看过他那巨无霸的
分身,看来随着身体的成熟,他的生理需要也已经成熟了。
「你现在就要吗?」洛芙娜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她一边说,一边解起自己的
釦子。
虽然爱瓦还谈不上阅女无数,但他也是经歷过不少女人的男人,坦达牙的大
将军凯瑟莉都不在话下,更何况她区区一个上尉!就是对方耍无赖,他也不会放
弃的。
「沒关系,我向来不在乎女孩的感受,只要你能践行自己的诺言就行。我等
你洗完澡出来再说,我在你的体检室里等你。」爱瓦说完,就朝体检室走去。
尽管洛芙娜对于爱瓦很崇拜,但作为一个修为并不低于爱瓦的女人,要主动
向他投怀送抱,洛芙娜多少还有些勉强。
她沒想到,爱瓦居然这么快就要求她履行诺言。
洛芙娜脱了衣服,连门都沒有关。这一带除了爱瓦这个无赖,从来沒有谁敢
随便闯入这禁区,就连费德勒为了顾及自己的名声,也从来沒有到过这里。
既然打算把身子交给这个臭小子了,关门还有什么意义?
洛芙娜脱得赤条条的,她全身缐条的优美绝对不是西奴娃那样的青涩女孩能
比,洛芙娜的身上有一股男人难以驾驭的野性魅力。
她的乳房十分饱满,乳头即使不抚弄也会高高峭立着,小腹下那片茂密的杂
草,证明着她极其旺盛的性慾。
虽然说刚才在爱瓦面前,她表现得异常平静,但一想起爱瓦胯间那一根粗壮
长物时,久不行房事的洛芙娜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
她小心翼翼的搓洗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尤其是那些私密的地方,她搓得更加
细心,不希望待会让那个急性的少年感觉到她身上哪一处还有什么异味。
其实她身上本来就散发着一种天然的女人香。一经沐浴,那种香味就会变得
更浓。
洛芙娜洗完澡后,沒有把身子擦干,就从另一条通道直接进入她的体检室。
当洛芙娜只穿一身单薄的军内衣,从侧间出来时,爱瓦的表情是一种难以描
述的惊呆。
「我好像沒看见你从门口进来?你不会是在进来的时候给我催眠了吧?」爱
瓦觉得这是唯一的可能。
看着爱瓦那副傻傻的样子,洛芙娜不禁笑了。
「你不是要我实现诺言吗?」洛芙娜向爱瓦走了过来,这个不过十七岁的男
孩,竟然对于女人有着如此的慾求,倒让洛芙娜好奇起来。她想,即使女人把身
子脱得光熘熘的,他也不见得知道怎么对付,也许他说睡过坦达牙大将军的话,
都是他编造出来的。
「嘿嘿,真沒想到上尉这么爽快。」说着,爱瓦大步走到洛芙娜跟前,一手
揽过洛芙娜纤细的蜂腰,一只手抚到她平滑的小腹上。
爱瓦身高力大,洛芙娜又沒有抵抗,爱瓦轻轻一搂,洛芙娜轻柔的身子便倒
在他的怀里。
洛芙娜的身体被爱瓦逼得后仰,整个上身都向后倾去,胸前的两座玉峰更加
突兀了,只是还被那单薄的军内衣遮盖着,沒有露出庐山真面目。但对于一个十
七岁的男孩来说,那么娇挺的乳房已经够具诱惑了。
他的大手紧贴她的小腹抚了上来,按在她的一只乳房上。
洛芙娜完全沒有反抗,但也沒有迎合,更沒有摆出欲拒还迎的娇羞样子。此
刻的洛芙娜依然是一个兵,一个凛然不可侵犯的兵!
爱瓦的大手在洛芙娜的乳房上使劲握捏了一下,他的头俯了下来,嘴向着她
那性感、充满诱惑的芳唇靠近……
洛芙娜的身子一直保持着大约二十度的倾斜,爱瓦的唇几乎就要碰到她的红
唇,他粗重的唿吸完全覆盖了她清秀的脸。
一分钟后,爱瓦却又�起头,两人的身子都直了起来。
然后,爱瓦就放开了洛芙娜,朝那张小床走去,一屁股坐了下来。
「上尉,你现在怎么看我的迷魂阵法?」爱瓦竟然如一个成年男人那样,把
洛芙娜耍弄了一回。
「怎么,不要我实现诺言了?」洛芙娜并不像小女孩那样惊魂未定,好像刚
才什么也沒有发生似的,爱瓦握捏着的也不是她的奶子,不过是一块布。
「我不想姦尸。」
爱瓦的目光投到窗外,他看见那个被他上过的西奴娃正从外面走过。
「西奴娃!」
「你叫我?」西奴娃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除了你,这里还有人叫西奴娃吗?」爱瓦饶富兴趣的看着这个他之前才得
手的女孩。
西奴娃看到洛芙娜,赶紧敬了个军礼。
「今天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喝酒,怎么样?」爱瓦看西奴娃的眼神立即多
了几分柔情蜜意,在还沒有上她的时候不是这样的。他感觉到西奴娃的眼神也有
了变化。
西奴娃的目光在洛芙娜脸上扫了一下。
「这是我们的私生活,上尉管不着。」爱瓦好像故意气洛芙娜。
洛芙娜果然沒有说话。
「嗯,好的。」看到洛芙娜的表情并不那么严肃,西奴娃终于点了头,但她
很快就跑了出去。
「呵,你还挺有眼光的!」看到那个叫西奴娃的女兵那么受爱瓦的喜欢,洛
芙娜的心里也有些许的醋意。
「西奴娃算是漂亮的女孩子,我喜欢她。我们在你的浴室里幹过。」爱瓦仰
着脸,故意气洛芙娜。
「你觉得我刚才太冷淡了,是吗?」洛芙娜的表情似乎沒有什么变化,还是
刚才那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如果跟一个女人睡觉,看到的却是沒有表情的脸,那还不如扔过一块肉来
呢!」
爱瓦倒有些生气了。
「呵呵,你还真有意思,我是那样的表情吗?」洛芙娜突然笑了起来,她喜
欢看男孩子生气的样子。因为刚才爱瓦的表现,说明他真的对她动了感情。洛芙
娜捏了捏自己的脸蛋,好像在验证刚才爱瓦说的话。
「当然了,跟殇尸一样!」爱瓦沒好气的说。
「你见过这么漂亮的殖尸吗?」洛芙娜故意把脸凑到爱瓦面前,做了个鬼脸。
「迁尸都不会那么冷淡!」爱瓦撇了撇嘴,但他闻到了洛芙娜胸口里溢出来
的女人香。
那种味道让爱瓦的心非常躁动不安。他视缐往下看时,目光正好落在洛芙娜
深深的乳沟里。
她是那么的成熟,雪白的乳壁如煮熟的剥壳鸡蛋。
要不是死要面子,爱瓦会立即再次把洛芙娜拥到怀里,抱上床去奸了她。但
他只是强忍着,使劲咽了一口唾沫。
「现在是不是有些后侮了?」洛芙娜的手抚上爱瓦的大腿。
「我后悔什么?如果要说后悔的话,是我不该在这里白等你这么长的时间,
西奴娃是绝对不会让我等这么久的。」
洛芙娜朝外面看去,西奴娃早已不知哪去了。
「你真的跟她幹过?」洛芙娜不相信的问道。一边说着,她的手就往爱瓦的
胯间伸了过去。
「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对于洛芙娜的怀疑,爱瓦觉得不可思议,「我搞过
的女人可不只是个上尉。」
洛芙娜的手刚刚触摸到爱瓦胯间那根肉棍的时候,爱瓦却有一种被女人玩弄
的感觉,立即从床上跳了下来,躲开她细滑的手,逃也似的出了卫生室。
「这小傢伙!」洛芙娜摇了摇头,遗憾的说道。
但她确信他还会来找她的。
天黑之后,爱瓦真的在营房门口找到了西奴娃。
西奴娃是个很认真的女孩,爱瓦说晚上带她出去喝酒,她就信。
当爱瓦的大手将西奴娃整个身子都揽到怀里时,洛芙娜在不到几十米远的地
方也看到了。
爱瓦故意做给她看的,而且把西奴娃搂得很紧。
一个英雄搂着一个女兵,沒有任何人觉得不合时宜,更何况爱瓦是凯尔将军
的儿子,这已经成了兵营里公开的秘密。他要是不这样,大家才觉得不正常呢!
哈斯帝国的南部重镇——霍菲尔德的夜晚,是相当热鬧的。沒有了军营里的
约束,士兵还有那些闲散的人都会聚集到这里,度过一个非常刺激的时光。
爱瓦牵着西奴娃的手,走进一家不大不小的酒吧。还沒有进入,爱瓦就已经
被里面热鬧的气氛感染了。那毫不掩饰的女人的浪笑、男人疯狂的嚎叫,还有刺
耳的划拳声,与 玻璃酒瓶碰撞的清脆声音混合在一起。
爱瓦牵着西奴娃的手,总算找到一张空桌子。对于十七岁的爱瓦来说,这是
新奇的场合。他从小就接受正规的训练与教育,很少接触这种场合。之后他又到
东方帝国接受教育,更是远离了嚣杂的场所。
「年轻人,妞儿不错呀!」邻桌一个大鬍子男人,朝爱瓦举了举手里的杯子
表示羡慕。
虽然西奴娃已经换下能够突显她身材的女式军装,可如今一身裙装更让她显
得婀娜多姿、妩媚动人,特別是她那一双纯洁得如湖水一样的眼睛,更是吸引了
这里不少男人的目光。
爱瓦朝那个男人笑了笑,有些骄傲的环视了一周后,问西奴娃:「想喝点什
么?」
「我不知道。」西奴娃也从来沒有到过这种地方,今天如果不是爱瓦请她的
话,也许她永远都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
这里给她的感觉就是乱,看到那些五大三粗的男人很狂野的喝酒,她就害怕。
此时,她正惊恐的看着那些疯狂的男人一只脚踏在凳子上面,大碗的喝着烈
性的白酒。
「先生、小姐,喝我的酒吧!很便宜的,而且很好喝。」一个蓬头垢面的女
孩怀里抱了一只看起来还算讲究的瓶子,里面只盛了半瓶说不出什么颜色来的酒,
手里还拿了一只玻璃杯。
「多少钱一杯?」爱瓦沒打算拒绝她,也许她的酒质并不怎么样,但到这种
地方来,喝的就是这种粗野,而不在质量。
「五个铜币。」女孩说。
「先来一杯嚐嚐吧!」爱瓦看到她手里只有一只杯子。
「年轻人,小心你的钱包会被她全部掏去。」大鬍子的男人一边喝着酒,笑
片对爱瓦说。但这句善意的提醒,此时却成了对爱瓦的激将。
面对这么一个在他看来完全值得同情,甚至是可怜的小女孩,如果再存什么
戒心的话,那简直就是对自己良心的褒渎了。
爱瓦沒有理会那个男人的话,摸出五个铜币放在桌子上,然后让那个小女孩
把杯子放到他面前,看着她抱着那个似乎比她还高出一截的瓶子,往杯子里倒酒。
酒非常平衡的朝杯子里倒了进去,爱瓦不再担心那酒会溅出来溢到他的礼服
上,于是将身子往后移动一下,靠在椅背上。
但当杯子快斟满的时候,小女孩的手一晃,竟然溢出了一些,顺着桌面流到
了爱瓦的腿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小女孩赶紧用袖子去擦爱瓦腿上的酒。基于同
情,爱瓦沒有发火。
「沒关系。」小女孩身上并沒有她这个年龄应有的香味,倒让爱瓦厌恶起来。
他抓起酒杯,一饮而盡。
那酒虽然不怎么道地,却也不会难以下嚥。他把空杯子往前一推,说:「走
吧!」
女孩将桌面上的五个铜币收到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抓起杯子跟瓶子就离开了。
小女孩穿过了嘈杂的人群,又去了对面的一个角落,她放下手里的瓶子跟杯
子,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袋向她的同伴炫耀起来。
远远的,爱瓦就认出了那正是他的小钱袋。
爱瓦不由得转过头,向邻桌的大鬍子男人看去。那个男人得意的笑了起来。
「怎么样?着了道吧?」这是那个大鬍子男人表情透露出的意思,但他并沒
有说出来。
但爱瓦还是得意的朝那个男人笑了笑,同时从腰里掏出另一只大袋子,朝那
男人举着摇了摇。
那意思是,「我高兴,怎么样?」
爱瓦回过头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刚才偷他钱的小女孩跟前多了一个时尚的大
女孩。
那大女孩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因为胸前饱满,两条长腿只被短皮裙包住
一小部分,诱人的雪白裸露在外面,圆润的大腿极为性感,让爱瓦有一种想过去
摸一摸的冲动。
那大女孩朝蓬头垢面的小女孩一伸手,小女孩就乖乖把刚才还在炫耀的钱袋
递到§她手上。
大女孩接过钱袋括了掂后,转过身朝爱瓦跟西奴娃走了过来。
「这是你的吧?」大女孩走近的时候,爱瓦才发现,她的眼睛、脸蛋以及藏
在衣衫里面的一对乳房,似乎比那两条长腿更加迷人。
她将爱瓦的钱袋扔在爱瓦面前的桌子上,人也坐了下来,好像把一旁的西奴
娃当成空气一般,看都不看她一眼。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的?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吗?再说,你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呀?」
爱瓦不打算承认这种丢人现眼的事,一个领兵打仗的男人,居然被一个小女
孩给偷了。
女孩指了指钱袋上绣着的「塞尔维亚」,在大厅里环视了一周之后,笑道:
「难道这里还有另一个姓塞尔维亚的人吗?」
爱瓦的脸不由得一红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你是哈斯帝国的大英雄,我怎么不知道?大街上到处都贴着你的名字呢!
刚才小傢伙从你身上掏出钱袋时,正好被我看见了。」女孩笑起来更加迷人,腮
上还有一对不浅不深的酒窝。
「就算是吧!」爱瓦不得不承认了。
「怎么,不想因此而请我喝一杯吗?」女孩两只胳膊支在桌子上,托住她的
腮,让她的整张脸像是刚刚破土而出的嫩芽,而她的两只手就是两片嫩瓣。
爱瓦朝侍者打了个响指,一个侍者走了过来。
「三杯「扎莫」加一盘干果。」
爱瓦大胆的迎着面前这个有些泼辣野性的女孩的目光。
西奴娃却有些醋意,她勐然站 了起来道:「我要回去了。」
她刚站起,爱瓦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说道:「我们怎么也得陪这位小姐喝了
这杯酒,不然就太沒礼貌了。」
从女孩的作派上来看,他觉得她应该是个经常出入酒吧的陪酒女郎。但刚才
那个蓬头垢面的小女孩偷他钱的时候,他毫无感觉,却被这个女孩看到了,说明
她也应该不是一般的女孩。
有着如此手段的女孩,不可能以陪酒作为营生的手段。或许她正是那个偷钱
小女孩的头目,而那些小扒手正是她豢养的手下,她们是她谋利的工具。这样想
着,爱瓦便觉得这女孩不再那么可爱了。
「先生,您要的扎莫!」服务生将三杯扎莫摆在爱瓦的桌面上。那女孩自己
拿了一杯,爱瓦替西奴娃拿了一杯。
「看来我是赚到了,你那一个钱袋里的钱可买不到这一杯酒呢!怎么,不想
知道我的名字吗?」女孩抿了一口就问道,好像那酒的味道很平淡,对她来说沒
有什么稀奇之处。
在爱瓦看来,「扎莫」应该是这个酒吧里最昂贵的酒了。
「呵呵,你要是不想说的话,我问了岂不也是白问?」
「卡西娅!」女孩向爱瓦伸出她那白晰而柔若无骨的手。
爱瓦握着她手的时候,还能看到她腋窝里那稀疏却很惹人遐想的腋毛。那显
然是处理过的,不然,它们应该还会更茂密。
爱瓦捏着她白若葱根的小手,拉到自己的面前,俯下头来轻轻一吻。
「爱瓦。」爱瓦吻完之后,才报出自己的名字。
按照尊重女士的规矩,他已经自我介绍得晚了一步。但基于他这个大英雄的
名号,他倒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傲慢。
卡西娅端起酒杯,将杯中的扎莫一饮而盡。
在她仰起脖子来喝酒的时候,白晰的玉颈一直连到皮衣底下若隐若现的乳沟。
爱瓦猜想,她的皮衣底下一定沒有胸罩,因为从皮衣的外面来看,沒有半点
胸罩的影痕,倒是浑圆乳房的轮廓更加分明,而且隐隐约约还可以看到圆圆、尖
尖的乳头。
在这个世界上,女人除了当兵不会有其他的职业,如果不是像卡西娅一样四
处游荡的话,只能成为男人们的玩物了。
虽然卡西娅十分的性感与泼辣,但爱瓦从她脸上却看不出半点被男人当作玩
物的痕迹。
只是,她骨子里有一种放荡不丽的性格,一般的男人根本就无法驾驭。
「英雄,谢谢你的好酒,我得走了,吻一吻我吧!」
卡西娅把身子探了过来,将俊俏的脸蛋凑到爱瓦的面前。
爱瓦不得不当着西奴娃的面,亲了这个拨辣的女孩。
爱瓦在亲吻她的脸颊时,不经意闻到她胸口里散发出来的诱人的少女体香。
卡西娅一个漂亮的转身,便消失在喧鬧的人群里了。在她的身影消失前,爱
瓦刻意盯了她浑圆的屁股好长一段时间。
他实在挑不出这卡西娅的屁股有什么令他不满意的地方。他想,要是用他那
如意肉棍给这个小妞打上一针的话,或许她扭得会更好看。
「真不要脸!」西奴娃赌气的朝着卡西娅消失的方向狠狠的瞪了一眼说。
「呵呵,不过我挺喜欢的。你不觉得她是一个漂亮而率真的女孩吗?」爱瓦
并不因为西奴娃的生气而有任何改变。他忽然对卡西姬有了好感,好像她依然坐
在自己对面。
「我看就是个疯子!」西奴娃也是一个率真的女孩,她不善于掩饰自己的好
恶,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把这杯酒喝了吧!这酒可很贵的。」爱瓦笑着把酒杯往西奴娃面前推了推。
西奴娃刚刚端起杯子,旁边却走来一位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这男人极其粗壮,
满脸横肉,露出的手臂上还带着一条深深的刀疤。
那男人毫不客气的坐在卡西娅刚刚坐过的凳子上,现在轮到爱瓦充当空气了。
「妞儿,陪我喝一杯怎么样?」男人粗声大气的喷着一股熏人的酒气,冲着
西奴娃说。
虽然西奴娃是个女兵,可对于这样的恶男人,她还是有一点惧怕。那人的块
头绝对不在爱瓦之下,更何况在西奴娃的眼里,爱瓦不过还是个少年。
西奴娃下意识的向爱瓦的身上靠了靠。
「怎么?想靠这个小白脸保护吗?呵呵,那你找错了人了。我的肩膀不是更
结实吗?」说着,那个有些微醺的男人举着杯子,就伸到了西奴娃面前。
「我……我不会喝酒……」西奴娃已经吓得有些结巴了,紧紧抓住爱瓦的衣
服。
「哈哈,睁眼说瞎话!你喝的这杯不会是马尿吧?」
那汉子抓起西奴娃的酒杯说道:「哈哈,小白脸,还挺有钱的嘛「竞然喝起
扎莫来了?」他一边说,一边仰起脖子,将西奴娃的那杯扎莫喝得一干二净。
就在他即将放下杯子时,爱瓦突然伸出那如猿的长臂,一巴掌拍在那只杯子
的底部,只听「啪」的一声,整个玻璃杯瞬间成了碎片,壮汉的嘴巴立即变得血
肉模煳。
「哇……」壮汉一声惨叫,这种袭击对他来说实在太突然了,因为在这几家
酒吧里,他从来沒遇过任何抵抗。更何况在他的眼里,爱瓦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
用的小白脸,只会在女人身上花钱,却根本不敢站出来保护他的女人。
当那个壮汉一个趔趄站直之后,却发现爱瓦依然稳坐在那里。
这突然的袭击,让这个壮汉兴奋了起来,他有生以来终于找到对手,立即抄
起身边一张凳子,高举过头,朝爱瓦冲了过来。
他之所以在酒吧里吃得开,沒人敢惹,就是因为他打人向来不计后果,下手
也不分轻重,只要能制服对方就行。
眼看那只凳子就要砸到爱瓦的头顶,爱瓦却依然坐在那里不动。整个酒吧里
的人都不由得为爱瓦捏了一把冷汗。
只见爱瓦一条腿突然一伸,朝着壮汉的裆部就踢了过去,动作幅度并不大,
只是速度快得惊人。
壮汉身子突然一弓,叫都沒有叫一声,手中的凳子向爱瓦身后飞了出去,整
个人如洩了气的皮球般蹲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