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记  伊人影院在线

斗破苍穹-淫宗肆虐第四卷彩鳞步步陷深渊第七章深陷冥蟒族[古典武侠]

时间: 2020-04-04 发布: 伊人影院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第七章深陷冥蟒族婚典后的几日,萧炎一直与彩鳞厮混在一起,她发现床上的彩鳞跟平时完全判若两人,非常热情主动,带着他把各种姿势尝试了个遍。
彩鳞也确实抱着愧疚的心理,极力的补偿着萧炎,让他丈夫的权力得到弥补,所以各种讨好,各种挑逗,各种顺从。
新婚缠绵了一段时间之后,萧炎带着彩鳞、萧潇、青鳞等人来到了星陨阁,将稳定的炎盟交给了自己的二哥萧厉。
萧炎走之后,加玛帝国传出夭夜公主疯了的传闻,不知真假,但是从此世人再也没有见过她。
到星殒阁见过药老以后,萧炎在一次空间交易会上,得到了九彩原石,助彩鳞恢复了实力。
魂殿的动作越来越大,大陆各处也传出一个叫做淫宗的门派不断祸害各族天之骄女的消息。为了有一个稳定的势力,萧炎和药老商议之后,组建了势力庞大的天府联盟。
天府联盟组建之后,萧鼎和小医仙又出现了,来到天府联盟和萧炎团聚,萧炎为大哥萧鼎有着八星斗尊的实力惊叹不已,没有注意到彩鳞不自然的神色。
中州,天府联盟。
「七彩吞天蟒虽说只要有着能量便是能够晋阶,但那所需要的能量,却是极端的恐怖,我们去哪给她寻找这么一处堪称可怕的宝地?」
萧炎轻叹道。
「这天地之间,有着一处地方,对于彩鳞来说,或许能够让得她淬炼肉体,而且她身怀天地间极为罕见的" 九彩原石" ,若是机缘足够的话,说不定便是能够蜕变成那足以跟远古天蛇王媲美的存在,九彩吞天蟒!」
药老双眼微眯,却是微微一笑。
「那是什么地方?」
萧炎以及彩鳞等人的目光,都是迅速汇聚向药老。
「九幽地冥蟒族内的九幽黄泉!」
「好!我们这就出发!」
大战在即,迫切需要实力!萧炎一行人留下药老和萧鼎镇守天府联盟后,快速的赶往九幽地冥蟒的地盘。
不料却在路上是遇到了三大龙王派到地冥蟒族请帮手的人,当即擒住了他们,得到了龙岛内乱的消息。
「族内之乱,还要请外人帮忙,三大龙王还要脸吗?」
想到紫研的危机,萧炎怒极。
「这是龙王的吩咐,我们只是奉命行事啊。」
「你们还请了哪些帮手?」
「……」
「说!」
见那人不答话,萧炎一指点出,那个人的身上瞬间出现一个血洞。
「啊!还……还请了天妖凰的人,龙王允诺他们,若是能擒住龙皇,便交予他们处理。」
「杂碎!」
「嘭!」
盛怒的萧炎斗气狂涌,眨眼间打碎了眼前的几人,然后转过身对着彩鳞说道。
「彩鳞,你现在的实力差不了我多少,九幽地冥蟒一族应该没有你的对手,你先去看看九幽黄泉,有机会就按原计划悄悄潜进去,若是有麻烦就先回天府联盟,我现在必须要去龙岛助战。」
「你去吧,我的实力不会拖你后腿的,放心,潜入九幽黄泉我一个人够了,你带上青鳞和小医仙去龙岛吧。」
「老师说九幽黄泉非常凶险,这次你闭关得花不少时间,你一定要小心。」
「嗯。」
冷艳的彩鳞露出淡淡的笑容。
「彩鳞,谢谢你。」
萧炎感激道。
「快去吧。」
目送萧炎离开,彩鳞心里坚定了变强的目标,几番惊险之后,成功的潜入了九幽黄泉,开始了闭关修炼,待她成功出关之日,至少是一位半圣强者!
数日之后,天妖凰一族的太上长老凤天南到访九幽地冥蟒一族,途径九幽黄泉时,看见九幽黄泉内声势汹涌,景象骇人,不多时涛涛黄泉水便冲出一个昏迷的女子,左脸上有一道妖异的符文。
凤天南见她身影妖娆,风姿无双,便询问身边的冥蟒族统领,其是否为地冥蟒一族的强者,得知不是。于是好奇探查,探查到昏迷的女子肉身强横却毫无斗气,更是在见到那绝世妖娆的容貌后色心大动,带回了住处。
「彩鳞?你说这个浪蹄子就是萧炎的妻子,那个七彩吞天蟒美杜莎女王?」
凤天南问着身边的地冥蟒族长妖瞑,同时从怀中一丝不挂的妖媚人儿身体里抽出肉棒,留下狼藉的蜜穴不断滴落白浊的精液。
「是的,就是她,果然如传说中一样美艳。」
妖瞑火热的看着昏迷不醒倒在凤天南身上的彩鳞,目光不住的在其饱满的躯体上游走。
「哈哈,真是天意啊,出了口恶气,不过她怎么会在你们的九幽黄泉里呢,还受了伤,昏迷到现在?」
凤天南转过彩鳞,让她随意的仰倒,把玩着她的双乳,搓圆揉扁。「真是好手感,可惜一直给萧炎那小杂种享用着。」
「九幽黄泉虽然凶险,却是适合蛇族修炼,我猜她可能是想再次突破,真是厉害的,居然无声无息的潜入了进去。」
妖瞑说道,然后试探的问:「天南兄啊,现在可好了嘛,她到了咱们手中,萧炎再也别想要回去了是不?」
「哈哈,妖族长你话中有话啊,是怕我将她带回天夭凰的空间里吧?」
凤天南豪爽的大笑。
「哎呀,天南兄,实不相瞒,我从那个淫宗那里,花了极大的代价得到了一枚丹药,是由九彩吞天蟒先祖和远古天蛇的性激素提炼的阴阳催情丹,一粒阳丹,一粒阴丹,阴丹专门奴役蛇族女子。」
妖瞑自豪的说着,然后顿了顿接着说道:「阴丹也只有蛇族男子可以用,服下阴丹的女子将永世沦为服下阳丹的男子的性奴,而且只有服阳丹者的精液才能让她达到渴望中的高潮。嘿嘿,现在遇到了绝佳的对象,不如天南兄把这彩鳞让给我,我不胜感激。」
「可是,可是啊,这等女子,天上地下难求啊。」
凤天南故作为难的说道。
「天南兄放心,我能控制她,等调教好了你随时可以玩到嘛。这个彩鳞极其高傲冷艳,若是没有手段,等她醒来对你抵死不从的话,不是坏了兴致?」
「但是,这是总归我捡到的绝世佳人,妖族长我给你面子,送你了,但是,你也得意思意思吧。」
凤天南老神在在。
「好说好说,天南兄要什么直说吧。」
妖瞑望着彩鳞,毫不在意的说道。
「听说妖瞑族长有个女儿,生的秀丽无双。」
凤天南眯着眼睛笑呵呵的道。
「嗯?这个,雪儿才十四岁啊。」
「我也实不相瞒,其实老夫喜欢年纪小青涩的,所以嘛,彩鳞这等女子才得割爱呀,若是换不到个小一点的,我还不如留着彩鳞呢。」
凤天南死死盯着妖瞑的眼睛,然后一把将彩鳞推到妖瞑怀里。
感受着怀里细滑的肌肤,妖瞑咬了咬牙:「好,我一会就吩咐人把雪儿带到你房间。」
「哈哈,多谢妖族长了,老夫一定好生对待。你这会儿,还不赶紧迫不及待的将这个美人儿带去服药?」
「好,那我先告辞了。」
妖瞑语气甚是不悦,头也不回的嚷了一句,就扛起彩鳞离开了。
妖瞑激动的推开自己的房门,将彩鳞丢在床上。妖瞑虽是族长,但地冥蟒一族不讲究装饰,所以屋内陈设比起人类的房间显得略为简单,色彩单一,主调灰棕色,中间巨大的石床最为显眼。
将彩鳞放平,妖瞑涨得发痛的阳具使他几乎忍不住要立马提枪上阵。他拿出一个锦盒,里面一黑一红两枚丹药静静的放在那里,没有一丝气味。
妖瞑自己服下红色的阳丹,迅速炼化,然后颤抖的手捏住彩鳞的脸蛋,挤开她的嘴,将黑色的阴丹放了进去。妖瞑将手掌贴在彩鳞咽喉处,运转斗气,牵引丹药一边化开一边游走。
大手划过胸口,抚上高耸的胸部,妖瞑心神不由的一颤。被药力侵蚀,彩鳞的乳头迅速立起,昏迷中的彩鳞眉头一动。
顺着挺拔的乳峰而下,妖瞑的大手来到平滑结实的小腹,上面有一道妖异的符文闪耀。随着药力覆盖到阴部,妖瞑翻开彩鳞湿润晶莹的阴唇,触摸着娇嫩鲜红的花瓣,妖瞑吞了吞口水。
主干游走完毕,妖瞑另一只手也覆上彩鳞的躯体,双手将剩余的药力划分为两团,从香肩滑过手臂,最后直达指尖。然后一双大手捧住弹性十足的臀部,从后往前拂过大腿,揉向内部,再向下移去,直到脚尖。
炼化完毕之后,妖瞑奇异的与彩鳞的身体建立了一些联系,仿佛能用意志操纵对方的情欲。
蛇性本淫,妖瞑早已忍受得胀痛。此时顾不得细细品味上天完美的杰作,挺起阳具就急急的插入了彩鳞的蜜穴。
「噗嗤。」
阳具挤开阴唇而进,冲破一道道的阻碍,直抵花心。彩鳞的身体一阵颤抖,眉头挤动,服下阴丹后在妖瞑的激烈抽插下,快感冲击脑海,使她慢慢转醒。
「唔……嗯哼……唔……」
娇美妖娆的呻吟从彩鳞口中传出,妖瞑差点把持不住。
「真是祸害男人的尤物啊,被我遇到真是幸运。」
妖瞑感叹,之后满意的笑着,喝道:「九彩阴阳驭奴术!」
随着妖瞑的一声大喝,插在彩鳞蜜穴里的阳具中冲出一道九彩光芒,重重的打进彩鳞的子宫内,之后迅速向全身扩散。
「嗯……嗯……唔……唔……哦……哦……啊!」
几声娇哼后,彩鳞唰的真开了眼睛,美眸中九彩光芒闪动,令她的身体火热起来,妖瞑明显感受到那有些炽热的温度。
妖瞑吻上了诱人的红唇,急切的吮吸彩鳞香滑的舌头,两唇相交处涌出几丝晶莹,待妖瞑起来,两人口中拉出一条长长的丝线。
「唔啊……啊……哦……嗯嗯嗯……啊……唔……」
彩鳞支撑起上身,一双修长的美腿勾上妖瞑的要,小蛮腰挺动,挺送起美臀,每一次挺动都使香臀抬离床面。两人交合处汁水泛滥,撞击的「啪啪」作响,十分激烈。
「再大力点……插死我……啊……唔……啊……」
彩鳞第一次开口说话,居然提出了这种要求,妖瞑大喜过望,心中拜谢神丹,因为他刚才心中一直想着,要是彩鳞能说些淫荡的话就好了。
妖瞑一口含住彩鳞立起的乳头,双手肆无忌惮的在她每一个敏感的私密处游走,大力的揉捏着。身下有这等美人,妖瞑激动得恨不得把她拥进身体里,根本无法怜香惜玉。
「哦……嗯……嗯……好棒……哦……啊……亲丈夫……美死了……嗯……太舒服了……啊……再深一点……嗯……啊……干死我……啊……彩鳞……啊……大肉棒在里面搅动……要把……啊……把彩鳞的穴穴……哦……干翻了……」
受到刺激的彩鳞不顾一切的喊叫,呻吟越来越大。
「唔……啊……又插到最里面了……啊……好舒服……唔……哦……哦……啊……好硬……好硬……啊……在我身体里面……啊……好丈夫……干死彩鳞吧……啊……小穴好爽……」
「真的那么爽吗,哈哈,夹得好紧啊,常人真是难以驾驭。」
妖瞑得意的说着。
「喔……唔……唔……啊……」
彩鳞兴奋至极的嘶唿着,吐着舌头,紧蹙黛眉,美眸眯成了一条缝。
「真受不了,这般吸人的。」
妖瞑咬着牙,开始疯狂地挺动起来,发出兽性的吼声。
「哦……要死了……嗯……操得彩鳞好美……啊……亲丈夫……哦……丈夫的大鸡吧……嗯……哦……爱死了……哦……」
彩鳞情不自禁的扭动着那雪白粉润的丰满翘臀向上迎凑,粉嫩的肉体火烫灼热,阴道里被又酥又麻,整个丰满滑腻的玉体随着身上男子的动作而在剧烈地颤抖着。
「你的身体太棒了,我要射了。」
妖瞑用力的将彩鳞的翘臀抬离了床榻,下体向前没命地挺动了两下,把大龟头顶进她阴道深处的子宫,那剧烈释放的火烫热流一股股地击打在彩鳞的最柔软的花蕊里。
「唔……」
一声高亢到极点的酥美叫声,彩鳞迷离的软在妖瞑怀中,喘着粗气。
休息一阵之后,妖瞑扳过有些呆滞的彩鳞坐在自己腿上,从她的后庭里插了进去。
「哦……嗯……嗯……后面被……啊……被大肉棒……嗯……插了……啊……」
彩鳞惊叫道。
妖瞑大手伸到前面,抓住两只大奶玩弄,嘿嘿的笑着:「这叫屁眼,也是给我操的。」
「嗯……啊……屁……屁眼……啊……屁眼也好舒服……啊……给丈夫操的……嗯……哦……」
正当这时,妖瞑的房门被推开,一个精干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却被所见惊呆了:「父亲大人,为什么把妹妹她……」
「嗯……啊……啊……大肉棒……插得好深……哦……嗯……被看见了……啊……好兴奋……嗯嗯……」
彩鳞双手向后搂住妖瞑的脖子。
「你妹妹么,唿,就是换这个女人了,怎么样?」
男子名为妖玄,是妖瞑的大儿子。妖玄此刻惊呆了,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简直是完美到没有一点瑕疵。
「美,美极了,可是,妹妹她……」
妖玄还有一个弟弟妖离,身为大哥,他十分爱护自己的弟弟和妹妹,本是来为妹妹讨说法的,可见到彩鳞后却完全找不到理由指责父亲的做法了。
「好儿子,她已经被我用" 阴阳丹" 和" 九彩驭奴术" 彻底控制了,今后是我们冥蟒族的专属宠物,而且血脉极高,战力想必也是非凡,你妹妹牺牲一下不值吗?」
「可是……」
「别可是了,来吧,和为父一起玩玩。」
「好好好。」
妖玄终于是没地住诱惑,猴急的脱光了衣物,跑到彩鳞身前,胡乱的顶进了湿的一塌煳涂的小穴。
「唔,我居然插到这样的美人了,好紧,啊,射了!」
妖玄痴痴的望着彩鳞,张着嘴激烈的挺动了几下,居然就没忍住射了出来。
「哈哈,傻儿子,这样的货色,你怎么能这么急切呢。」
妖瞑大笑,「去叫你弟弟一起来。」
妖玄闻言,捡起衣服连忙跑去。妖瞑从后庭抽出肉棒,翻转过彩鳞让她跪在地上,将阳具抵在她嘴边:「舔干净。」
很快,妖玄就带着妖离来到了此处,见到一个绝世的背影长发披散,跪在父亲脚下专心致志的舔舐着雄赳赳的肉棒。
「就是这个女人害了妹妹吗?」
生性急躁的妖离吼道,虽然路上妖玄已经给他讲清楚了原由,可他还是挺恨彩鳞的。
「父亲大人,让我来试一试,值不值!」
妖离说道。
「随你便。」
妖瞑推开彩鳞的头,站起来离开了几步,将彩鳞让给妖离二人。
妖离斗气运转,直接震碎了衣衫,粗大狰狞的阳具凶相毕露。妖离粗暴的拉起彩鳞,站在她背后,抓住两只雪腻的臂膀,从身后进入她的蜜穴。
彩鳞脱了妖瞑之后,清醒了许多,不再是完全被操控的状态,她清楚的感觉到一阵火辣辣的快感传上脑海,只觉痛快至极。随着勐烈的撞击,她身体前倾,双乳摇晃跳动,口中呻吟习惯性的喊出:「唔……好粗……嗯……唔……好满……呀……唔……慢一点……啊……」
「看我不操死你,你这害了我妹妹的贱人!」
妖离大开大合,一下快过一下,粗糙的肉棒近乎残暴的研磨着彩鳞的花心。
「啊……唔……我是……啊……贱人……啊……干死贱人吧……啊……又……又进去了……好深……好大……不……不……哦!」
「就是个男人发泄用的贱货!」
妖离伸手压着彩鳞的背往下按,使得彩鳞伏了下来,双手双膝撑在地上,翘起了明月般的玉臀,星眸涣散,被辱骂着,几乎是沉迷其中了。
「唔……我是男人发泄的贱货……啊……又来了……大肉棒进来了……哦……嗯……哦……啊啊……好哥哥……啊……彩鳞好爽……」
彩鳞感到背后妖离的手有力的掰开她的臀部,挺直的阳具又强力又有劲地刺穿了她,直达花心深处。她拼命地向后顶挺着,旋转着玉臀,让幽径四周的嫩肉都被刮的又酥又软,神魂飞散。
「操起来倒还真是爽,果真是惊世的尤物,最完美的玩具,喜欢被操吧,爽不爽?」
妖离残忍的笑着,拍打起彩鳞的屁股。
「啊……爽……哦……你操的我好爽……操的好深……再用力……啊……好爽……」
彩鳞只觉得蜜穴完全被征服,快感急剧窜升,情欲溃决,已经无法收拾。
妖离忽然把彩鳞使劲番转过来,自己躺下,变成彩鳞在上他在下,彩鳞已全身无力,只好趴在妖离身上,雪白的臀部挺高,配合着那妖离抽插的姿势耸动。
而那妖离立刻又快又有力,又深又重实,几乎没有间隙的狂顶起来。
「哦……哦唔……天呐……嗯……啊……唔……大鸡吧好粗……操烂我吧……啊……我是玩具……哦……」
这时,恢复了的妖玄走到彩鳞身后,也毫不留情的半开雪臀,将阳具深深插入后庭。
「啊……屁眼……又来了……我快受不了……哦哦……都在动……啊……怎会这么美……」
彩鳞伸着舌头,小手死死抓住妖离的肩膀。
「骚货,听说你是萧炎的妻子,你说说,是现在爽还是和萧炎干得爽?」
妖离捏住彩鳞的乳尖,搓弄着。
「唔……当然是现在……哦……好痛……啊……」
「我的鸡巴大还是萧炎的?」
「你的……啊……好勐……你的鸡巴好粗……比萧炎……哦嗯……的大多了……我好喜欢……啊……」
彩鳞闭着眼喊叫着。
「那你以后还想被我干吗?」
「我要……哦……以后都要……嗯……啊!实在受不了……再这样美下去……快死了……好哥哥饶了我吧……啊……射了……屁眼被灌满了……」
「谁想被我干?」
妖离大力的抽动着。
「我……哦……啊……」
「你是谁?」
「我是彩鳞……嗯…啊……我是萧炎的妻子……嗯……噢……」
「那你为什么和我干呢?」
「唔……我是个骚货……唔……我背叛了丈夫……哦……嗯……我喜欢被你干……唔……你的肉棒好粗……哦……嗯……好舒服……」
彩鳞妖媚的扭动,不顾羞耻的淫言乱语,已经成了快感决堤时的本能了。
「太骚了,啊!」
彩鳞背后的妖玄一脸尴尬,这此又是快速交了枪,无奈的解释道:「太,太紧了,不怪我。」
妖离捧住彩鳞雪臀,一边按一边顶,冲击带着彩鳞整个人都上下移动。
「哈哈,大哥,这种贱女人,就是要狠狠的操,操到她哭,操到她彻底崩溃。」
妖离性事方面天赋异禀,不断变换着最耻辱的姿势,把彩鳞玩弄的状若疯癫,眼神涣散,嘴里口齿不清的喊着:「啊……操死我了……哈……再用力……操死我吧……唔……大鸡巴干死彩鳞了……大鸡巴好粗……好长……彩鳞要做母狗……唔……不行了……小母狗不行了……快……再快点……哦……哦……操死我吧……操死我这个淫贱的母狗……啊……萧炎我对不起你……好舒服……一辈子都想被操……哦……啊……」
彩鳞幽谷之中淫泉滚滚,妖离则是一边逆旋一边轻探花心,不住冲击着她最敏感最脆弱的所在狠狠冲刺,终于在百下之后,用带着愤恨的精液,灌满了彩鳞饱受摧残的子宫。
妖离抽出阳具,彩鳞的下体已经湿透了,从小穴中带出的蜜汁竟然把地板也打湿了一大片。
一直没能得到高潮的彩鳞主动扭腰挺臀,身体泛着淫靡的光泽,她的臀部背部,胸腹乃至脸颊上全是泛着淫香的滴滴蜜汁。
等候多时的妖瞑这时填补上了这个空缺,将快从子宫流出来的精液生生顶了回去。
被妖瞑插入,快感更加激烈,彩鳞喜极而泣,抱住妖瞑哭喊着,雪白修长的身体左右摇摆,上下迎合蜜穴里不断地喷出蜜汁。
「我们在干嘛呢,萧炎夫人?」
「哦……在偷情……在操穴……嗯……唔……彩鳞在发情……彩鳞的小穴在吃大鸡吧……做爱好爽……嗯……唔……」
「你和我儿子干了,该叫我什么啊?」
「唔……爸爸……父亲……啊……嗯……大鸡吧好烫……好美……哦……哦……女儿的穴都……都快给你干……干坏……干坏掉了……唔……美……死了……贱女儿爱上爸爸了……好爸爸……亲丈夫……啊……快死了……要泄了……彩鳞要被父亲操泄了……」
彩鳞达到前所未有的激烈高潮,蜜汁如洪水般从花心喷出,抽走了她最后的精气,重重的打在妖瞑的龟头上。
「好女儿,骚母狗,啊,为父射给你。」
妖瞑原本粗大的阳具又暴涨三分,疯狂一般钻入彩鳞身体深处。火热的阳精一股股送达至阳具,经过龟头有如山洪一般激射入彩鳞蜜穴,在子宫内爆发。
妖瞑表情极尽舒爽,身体连续抽搐了十余下方才静止,一波波的滚烫阳精在抽搐中尽数射入彩鳞体内,多得她本就装着精液的子宫根本装不下。
完事后,父子三人看着瘫软如泥的绝世美人彩鳞,一双美目失神的茫然闭上,只剩下沉重的唿吸和不时微微颤抖一下的身躯。一时间心中升起无尽的满足感,以及,对未来的展望。
妖瞑蹲到彩鳞的身旁,将阳具上的秽物涂在她光滑的脸蛋上,摸着她的长发轻声问道:「愿不愿意以后就留在这里天天被我们干?」
「愿,愿……意……」
艰难的开了口,彩鳞张嘴含住了妖瞑抵在嘴边的阳具。
妖瞑眼中满是笑意,知道已经彻彻底底的征服了彩鳞,族人以后都有福了。
第四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