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记  伊人影院在线

琼明神女录4[古典武侠]

时间: 2020-04-04 发布: 伊人影院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第四章、我也曾有个徒弟
山风静寂,冷月无声。林玄言回到房内,无声翻书,这一次他换了一本书,
也是自己当年亲笔写的,他摩挲着上面熟悉的字迹,恍如隔世。
那些字算不上是什么大家之作,只是那铁画银钩颇有韵味,似是一剑穿云裂
石,一往无前。
他没有去读那些内容,这本珍贵无比的剑经对他来说横着读竖着读倒着读结
果都是一样的。他的目光缓缓落在每一个字上。
门窗微开。清风不识字,胡乱翻书页。林玄言每看过一个字,那个字上面本
来带有的峥嵘剑气便渐渐消失,那些字渐渐变得毫无灵气,真的只是纸上普普通
通的字了。
林玄言将那些峥嵘剑意捻在指间摩挲,若有所思。
世事白云苍狗,唯有剑气还认得自己。那些剑气随着自己的抚摸都悉数回到
了自己体内,变成了瀚海般剑胚里的水流。
翻完最后一页,他轻轻吐了一口浊气。
外面泛起了光,从地平线的那一端亮起,潮水暴涨般涌来。天亮了。林玄言
闭眼小憩。
林玄言感觉自己修行很努力,他已经有几百年没有这么努力过了。即使是做
梦他依旧在修行。
他在梦里回忆剑法,修行剑阵,然后他不断回想起睡前的那一幕。睡前的一
幕不停地在梦里出现,那万里苍山,和那轮被山峦捧出的朝阳,海潮般的光线铺
天盖地地让人窒息。
正当他有所领悟,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的时候,他的梦里一阵地动山摇。
他迷迷煳煳地睁开了眼,然后看到了俞小塘眉目清稚的脸。
「师弟师弟,你怎么在桌上睡觉啊?快醒醒,都晚上啦!」俞小塘摇着他,
「师弟你知道么,今天人间可是除夕啊,可热闹了!」
好不容易有所感悟的林玄言被硬生生地打断,他心中还是有些微恼,这种感
悟在五百年前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如今他可谓是「惜字如金」。他拒绝道:「你
找别人去吧。」
俞小塘戳了戳他的额头:「你傻啊,我们剑宗算上师父就四个人,赵念那榆
木脑袋大过年的还执意要练剑,师父就更别说了,我总不能拖着她过去吧。」
林玄言问道:「那你怎么知道我就会和你去?」
俞小塘一本正经道:「虽然你平日里表情寡淡,但是我知道师弟不是无聊之
人。」
林玄言假装讶然道:「大师姐果然慧眼独具!」
俞小塘高兴道:「那收拾一下就走吧!」
林玄言脸色一变,重新回到面无表情的状态:「不去。」
俞小塘问道:「你是不是因为昨晚被师父责罚心情有些不好啊,没关系的啦,
我们师父是典型的豆腐心。肯定不会真的责怪你的,你也不要往心里去。」
林玄言说道:「不去。」
俞小塘想了想,学着他的样子揉了揉他的头,楚楚动人道:「师弟乖,一起
去嘛。」
林玄言被她摸了摸头,一阵怪异感涌上心头,他深深吸气,刻薄道:「你个
身子还没张开的小丫头还想色诱我?」
俞小塘闻言身子一颤,她脑袋前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问道:「什么是
还没有张开啊。」
林玄言问道:「你今年几岁?」
「十六。」
林玄言说道:「再过两年,你的身子……嗯……会变得高挑很多,腿也会变
长,那里也会变大。」
林玄言指了指她尚且不壮阔的胸脯说道。
俞小塘下意识捂胸,神色憧憬道:「那会不会变漂亮啊。」
「那可能不会。」
俞小塘拉拢下来了脸,一副病恹恹的样子。
林玄言笑道:「因为你现在就很漂亮了。」
俞小塘到底只是个小姑娘,一下子又雀跃了起来。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
哦了一声,神秘兮兮道:「那个,师弟,你知道么!今年接天楼会举办一场很大
的歌舞会,那位姑娘据说会露面哦。就是上次你想的那个!」
林玄言心头一震,「陆嘉静?」
俞小塘眼睛一亮,试探性问道:「是不是忽然想去了?」
「……」
人间不似山上清冷,华灯通明,点亮了千家万户,烟花柳巷。爆竹声声除旧
岁,新桃换旧符,那城市潮浪般的光华之上,有许多身着彩衣,绸缎凌空的貌美
仙子跨着花篮柔柔飞过,素手一扬,鲜红的花瓣自修长圆润的手指间飞出,化作
人间洋洋洒洒的红雨。
车马如龙,高大的骏马和三头六臂的异兽缓缓穿行过人流,有许多雕龙画凤
的轿子无人抬弄便腾空自行,众人知道定是仙家手笔,皆啧啧称奇。
从山上一路来到轩辕王朝的主城承君城。夜已经很深很深了,但是承君城的
夜色早已被点燃,漫天的烟花绮丽烂漫,将承君城照得亮如白昼。
俞小塘十指交叉捏在胸口,一脸憧憬地望着天上灿烂夺目的花火,瞳孔里流
光溢彩。
那些繁华同样倒影在林玄言干净的眸子里,但是他没有太多情绪,那些繁华
固然是美,烟花很美,车如流水马如龙很美,一夜鱼龙舞很美,但是他们不过过
眼烟云罢了。但是他看俞小塘东张西望看得很开心,就陪着她一起看。
「师姐,这里很好玩吧。」
正拿起了一个绣花填棉手工小兔子的俞小塘心不在焉地答道:「当然啊。」
林玄言奇道:「那你会不会不想回到山上了啊?」
俞小塘放在了做工精美的小兔子,认真说道:「当然不会,我可不能抛弃师
父。」
「为什么?」
「我是个没人要的孩子,师父把我捡回宗门把我养大的,我怎么可能会被猪
油蒙了心呢!」
说这话的时候恰好又是一批烟花腾跃而起,照得她漂亮的脸蛋更加神采熠熠。
捡回来的?好熟悉的剧情啊……林玄言忽然有些怅然。
忽然之间,人群沸腾了起来。
「啊!要新年敲钟了!」俞小塘忽然雀跃了起来。
「敲钟?」
「就是接天楼的敲钟啊!」俞小塘兴奋道:「我过来的时候和你说过的啊,
清暮宫宫主陆嘉静亲自敲钟呢。」
俞小塘拉着他的手向着人流更深处挤去。
无数烟火不停地拔地而起,拖曳起一道极淡的灰线,升至天际,炸成绚烂五
色。临近新年,越来越多的烟火璀璨盛放,仿佛要穷尽人间的富丽。整个夜空百
花齐放,燃烧成绚烂的火海。
接天楼上更是五光十色,灯光明亮,每一层楼阁前都用花束编织成一个绮丽
硕大的花结,每一层楼选用的花都不尽相同,各有祥瑞寓意。
好不容易挤到接天楼附近,犹豫人群太过拥挤,实在难以寸进,俞小塘和林
玄言手拉着手,防止走丢。明明是严冬腊月,承君城却丝毫感觉不到寒冷。少年
少女握着的掌心竟然还冒出丝丝的汗水。
抬头高高望去,楼前悬着一个鎏金的巨大漏洞,那个漏洞沙子很快便要流尽,
万千烟花盛放凋零的极盛大背景里,炽热的火光粼粼烁烁,点点剥落,像是火海
落成的雪。
刹那之间,几声烟花炸膛的巨响响起,即使是林玄言都心头一震。那几束声
势极其浩大的烟花腾空而起,在空中炸开,竟然绽放成了层层的莲花状。
接天莲叶无穷碧。
富丽堂皇的烟火之下,那几朵莲花摇曳生姿,仿佛可以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夏
风阵阵。
随着莲花盛放。那些绚丽的焰火纷纷凋零。等到繁华剥落殆尽,漆黑的夜幕
重新来到了视野,这时候人们才发现,天空中竟然还飘落着细细的雪。
一道明艳的光忽然出现在清冷的夜色下。
整片夜空都被照亮了。
一个女子从接天楼顶步履翩跹,踏着那些烟花构成的莲花步步走来,莲花随
着她的脚步纷纷破碎,凋落成粼粼的光,那身淡淡的青衣上雕画着大团大团的锦
簇花鸟,却不显艳俗,反而明月凌空般皎皎出尘。
挽在她手臂间的绫缎却是白雪般的素色,凌空而下,从天上垂落人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她夺去,因为她是陆嘉静,是清暮宫的宫主,是人间最美
的女子之一。
她不食人间烟火,因为她便是人间最美的烟火。
天上大风,她繁花似锦的衣裙柔和翻飞,目眩神迷,若流云卷雪。
所有人都在抬头看她。唯有林玄言收回了目光。
他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回想起了一些往事,无声地笑了起来。觉得她这样确
实比穿素衣要好看许多。
一道红色的幕布从天际悠悠落下,铜钟显现,四方八正,浮刻轩辕二字,无
数铜雕的奇珍异兽众星捧月般将轩辕二字哄抬起,清脆的钟声响起,回荡在轩辕
王朝的上空,悠远绵长,久久不散。
「愿我轩辕,国祚绵长。」
陆嘉静空灵的嗓音是坠入湖心的明月,是微风荡起的涟漪。风雪也不再清冷,
所有人都举起了手臂,高声唿喊:「愿我轩辕,国祚绵长。」
「愿我轩辕,国祚绵长……」
全城上下皆振臂高唿,每一个声音都是一点浪花,浪花接着浪花连成了海,
汹涌浩瀚,攀登到最高处便是墙立而起的波涛。
俞小塘听着那人群中振聋发聩的喊声,没有捂住耳朵,也没有跟着起哄,只
是呆呆地看着天女下凡一般的陆嘉静,神色恍惚。她觉得这个女子真是好看得不
能再好看一点了。虽然隔着很远看的不算太真切,但是那种雍容华贵但不失仙气
却是美得让人睁不开眼。
新年的钟声响了一遍又一遍,人们才恍惚意识到,原来一年就这样过去了。
一直到陆嘉静离去,众人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书里说的洛神凌波惊鸿一瞥
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繁华攀登到了最高点之后没有散去,只是渐渐地降温了。人群依旧拥挤。牵
着手的少年少女在承君城的街道上缓缓步行,一路上偶然交谈,少女更多的是好
奇。
两人走走停停。俞小塘忽然问道:「我以后也会像那位姐姐那样漂亮么?」
街道上铃声摇动,由远及近,不时有仙人凌空飞过。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门
神张牙舞爪,减弱的吆喝声追逐着流水缓缓远去。
林玄言看着俞小塘微微抬起的脸,她的脸很精致,丹唇如樱,目光如水,琼
鼻精巧,活脱脱地一个小美人胚子。但是林玄言还是微笑道:「我看难。」
俞小塘鼓了鼓香腮,虽然她觉得林玄言说的是实话,但是还是有点气恼,说
道:「哎。好啦好啦,良辰吉日,今天师姐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诶,怎么又回到
了这里。」
在承君城兜兜转转,走了许多小巷子,结果又回到了接天楼前。接天楼灯火
通明,仿佛是用花灯编成。林玄言忽然说道:「去那家店里喝点茶吧。」
俞小塘问道:「你带够银子了么?」
林玄言颔首道:「我们曾经也好歹算是大宗,家底总还算有的,我前些日子
去师父的钱库偷了点。」
俞小塘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你不怕死啊。」
林玄言笑道:「如果真的被师父发现了,我就说是师姐指使的。」
「你!」俞小塘哼了一声,一把就揪住了他的耳朵,「你刚刚说谁指使的?」
林玄言连忙笑着求饶,两个人打打闹闹一直来到了店里,要了两杯花茶坐下,俞
小塘对钱没有太大的概念,怎么说她也算是山上修行的仙人,这是她难得地食人
间烟火。
林玄言捂着被拧得发疼的耳朵,安静地抿了一口茶。茶香四溢,漫过唇齿。
即使是一座小茶楼,因为靠近了接天楼,所以今晚人也多得出奇,若不是因为过
了半夜,肯定挑不到位置。
邻座似乎是仙门的弟子,林玄言瞥了两眼,只是觉得那身校服有点眼熟,但
是一时间有点想不起来。他才泯过了一口茶,便听到那穿着黑白道衣,带着阴阳
抹额的人开口道:「这人间的茶果然比不得我们那里啊,真真是哪里入口。」
一个带着湛蓝色抹额,丰神俊朗的人说道:「师弟,你是养尊处优惯了,这
茶虽然寡淡,可也不算太过不堪。」
忽然又有人开口:「听说这里再过几个月便又要举行试道大会了。」
「小孩子打架,有什么好看的?」不知道是谁冷哼了一声。
又有人说道:「那萧忘小小年纪已经跻身七境,在我们那里也算是天才中的
天才。」
「但是也只是出了一个萧忘罢了。」
「说不定有人韬光养晦,只等一朝成名也未可知,师弟不可妄言。」那湛蓝
色抹额的人似乎在这些人里身份最高。
「师兄啊,你感觉那个清暮宫的宫主怎么样啊?」
师兄回答道:「惊鸿一瞥,人间仅有。」
听到这里,林玄言才恍然想起他们的身份,难怪这身校服这么眼熟,原来是
浮屿道门的人,不过看样子应该是外门弟子,但是饶是如此,身份也是尊贵异常。
俞小塘可耐不住性子喝茶,她早就跑到了窗口,趴着张望,怔怔地看着对面
那座接天楼出神。
忽然,林玄言喝茶的动作僵住了。因为他听到了那里最初说话的那个师弟神
秘兮兮地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他的听觉很敏锐,所以听到了那句话是什么。
「今年的试道大会可是极有看头,那清暮宫的宫主兼轩辕王朝的圣女陆嘉静,
据说要在那日宣布我们阴阳道为轩辕王朝唯一正统道法,并且要在那日在试道大
会落幕后当众修习……」
「当众修习?什么意思?」
「就是被当众开苞破处啊!」
「什么?!」
有人甚至茶杯没有拿稳跌到了桌上,茶水肆意流淌,那人也无空闲去擦拭,
连忙问道:「你这个消息是哪里得到的?真的假的?」
「就是,方才我们都见到了,那陆嘉静何等神仙似的人物,即使是那神王宫
的圣女夏……也不遑多让。怎么可能会作出如此折辱的事情?这一定是有人刻意
造谣。」
不过那位道门弟子却十分笃定,说道:「爱信不信,我爹可是在轩辕王朝当
大官的,他亲口告诉我的。再过一个月,这个消息恐怕要传遍整个琼明界了。」
「怎么可能?陆嘉静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事情?不可能啊!」
林玄言早已难以喝茶,他曾经和陆嘉静一起出生入死,对于她的性情十分了
解,她那么骄傲的女子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只听那人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清暮宫宫主的身份再大,怎么可能大的过轩
辕王朝的铁律?这次轩辕王朝是刻意要与浮屿阴阳道交好,才做出如此举动,而
陆嘉静就是他们向浮屿神王宫表明心意的牺牲品。」
「可是为什么,堂堂凌驾人间的王朝,为何要这么做?」
「当然是因为北域!以前北域动荡不安,虽然那些妖物体魄强悍,极其危险,
但是始终内乱不定,不足以构成威胁,但是如今妖尊一出,北域一统,那些数不
胜数的妖魔鬼怪若是连成一心,战力比人类可是要高出一大截。如果他们举兵攻
打轩辕王朝,就算轩辕王朝不灭,也要被打去半条命。这时候若是其他亲王趁机
动手,恐怕王朝就不姓轩辕了。」
「所以说陆仙子要为轩辕王朝殉道了么?」
「又不是身死道消,何必如此说得如此悲壮。陆嘉静本就是化境高手,论女
子战力,仅次于那剑宗宗主裴语涵。她对道肯定有很深的感悟,修行阴阳道不一
定是坏事。只是要当众被……始终让人难以接受啊。」那名弟子喝了一口茶,一
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陆嘉静……」那师兄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字。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师兄别想了,师兄好生修行,如此天资,
定能进入内门,到时候以道门内门弟子的身份,说不定可以得到陆仙子青睐,一
亲芳泽呢。」
师兄训斥道:「师弟不可胡言。」
「若等那陆嘉静也沉沦了,那剑宗宗主裴语涵便是这王朝唯一的笑话咯。听
说那裴语涵可是姿容气质不输陆嘉静的绝色女子啊。」
师兄喝了一口茶,还是忍不住问道:「那究竟是谁来破陆仙子的……」
那弟子悠悠摇头道:「说到这个我就来气,我爹告诉我,好像是让试道大会
的优胜者……哎,一个人间宗门的小辈凭什么可以染指仙子?越想越气人。」
「那真是便宜那个萧忘。恐怕这个决定是轩辕王朝的当权者和阴阳阁协商的
结果,在人间,玄门和阴阳阁便相当于神宫阴阳道的意志。如此更能体现出轩辕
王朝对浮屿神宫投诚的决心啊。看来那个妖尊却是强大,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人物,
竟然能让轩辕皇帝如此焦头烂额。」
师兄皱眉道:「他们就不怕有人战胜萧忘么?」
那师弟冷哼道:「你以为第七境的门槛是这么好到的么?再说,就算真有人
战胜了怎么样,六大宗门五位都是以阴阳之理修行,虽然宗系不同,但是殊途同
归。那位获胜的小辈未来也定是轩辕王朝的大人物。说不定能成为与北域交战的
关键棋子。牺牲一个化境女子而已。对于一个真正的大国来说,一个女子的美貌
再惊世骇俗又能如何呢?」
「只可惜,玄门有一个萧忘。阴阳阁却拿不出太像样的年轻人咯。」
「嗯。听说阴阳阁阁主的女儿容貌惊人。小小年纪便被列为轩辕王朝的四大
美人之一。」
「那位季小姐么?又如何呢。一个不能修行的废人罢了。容貌注定成为家族
的工具罢了。」
众人还在议论,但是林玄言再也听不下去了,他举杯倾倒,杯中茶水一饮而
尽。付了茶钱,拉着还在窗口看风景一脸诧异的俞小塘离开了茶店。
这时候,林玄言的眼角忽然瞥见了一道艳红色的光,浓烈得像是难以抹去的
墨。林玄言循光望去,看到西侧窗边露出了一截红色的衣角。林玄言微微一愣,
心想如此醒目的衣服自己喝茶的时候为何没有注意到?难道被那些道门弟子的谈
话吸引太深了?
他下意识地退了两步,隔着窗看清楚了那桌人的样子。椅子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红衣人面覆青铜甲胄,身材匀称,分不清是男是女。那人身边坐着一个明黄
色衣服的童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承君城鱼龙混杂,奇人异士颇多,他多看了两眼,并未太记挂心上。
俞小塘看他脸色不太好,问道:「怎么了呀?是不是茶不好喝啊?我感觉挺
好的啊。」
林玄言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就像是……就像是那日在碧落宫门口听
到那浅浅的呻吟声那样。难道曾经和自己亲密的女子都要遭受如此劫难?剑道崩
摧,我一人承受便够,为何要殃及池鱼?
十指藏在袖袍中掐动默算。但是他什么也没有算出来。是因为有人遮蔽天机?
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他难得地觉得有些头疼。
「热闹看够了。回山门吧。」林玄言对俞小塘说道。
俞小塘有些恋恋不舍地看着这个大城市,似乎要把每一分繁华都烙印在眼中。
林玄言宽慰道:「再过四个月我们还会来的。不用太舍不得。」
俞小塘抽了抽鼻子:「可是四个月后哪有现在热闹嘛。而且,那时候我们就
是来吃白眼的啊……」
「我们宗门有这么不堪?」
俞小塘弱弱道:「我在宗门呆了十几年了,每次都差不多,最讨厌试道大会
了……」
林玄言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今年会不一样的。」
俞小塘啪地拍开了他的手,怒气冲冲道:「你怎么总喜欢摸我头!会长不高
的你知不知道!要是我以后不能长得像陆姐姐或者师父那么好看就打死你!」
林玄言微笑不语。不过一提到陆嘉静的名字,他神色又黯然了几分。闭上眼,
那个彩裙凌空,遗世独立的仙子仿佛犹然眼畔。
…………
焚灰峰上终年飘雪。黑色裙摆的少女坐在崖头向着很远的地方眺望。这一次
她没有看海。而是看背着海的那一面。城市在视线很远很远的地方,依稀能看到
被烟火和花灯点亮的城市,遥遥望去,听不到喧乱吵闹,入目唯有万家灯火,一
片馨宁。
凄冷的山风吹拂着她膝盖上摊开的一本书。书页随风翻动。上面绘画着一个
个面容狰狞,凶相毕露的鬼怪。看上去阴森森的。
少女裙摆只覆盖到膝盖,她坐在山崖上,露出的雪白小腿在崖石悬空处荡啊
荡啊。清冷而孤独。
身后浪潮日日夜夜拍打岸头,身前万家灯火都在脚下。
除夕之夜,她凝神远望,目光深邃,不知在想什么。
远远的城市里传来了钟声。一遍又一遍。喧沸的钟声来到了山前已经化作了
弱不可闻的清冷山风。她只是荡啊荡啊,摇晃着小腿,像是个小女孩一样。
一直到有人出现在她的身后,对她说:「小姐,该回去了。」
小姐忽然伸出了手,指着远处灯火汹涌的城市说:「那里,很好看。」
青年人愣了一下,自家小姐不善言辞,极少说话。他忽然觉得有些拘谨,认
真想了想,说道:「小姐愿意的话,是可以去看的。」
她静静地坐了一会,不再说话。又过了片刻,黑裙少女默然起身,接过了那
人递来的另一把伞,左手将书夹贴在怀里,右手撑伞,自顾自地走下山道。
她身后站着的那个年轻人微微摇头。每次见到自家小姐的容颜都有种惊为天
人的感觉,只是可惜,女子本来可以为宗门续传承,奈何这位小姐却是个没有仙
缘的废人呢?
修行这件事本就是上天赏饭,命运使然。
听说阁主已经在谋划小姐的婚嫁之事了。再加上玄门那位天才少年对小姐一
见钟情。素来貌合神离的玄门和阴阳阁可能要因为两个小辈联姻了。这也是大势
所趋。
不知道公子最近闭关如何了。若是能破境,说不定还真有可能与玄门那位抗
衡一番。
但是这些都不是他一个下人应该关心的事情。他自嘲地笑了笑。不再多想。
撑着伞随着小姐缓缓走下山道。
…………
林玄言带着俞小塘回到山门后便分道扬镳,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林玄言偷偷摸摸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却发现里面亮着些许火光,他惯坐的
木椅上,有一个女子静坐翻书。女子正襟危坐,挺胸抬头,神色专注,烛光落在
她的面容上,熠熠跳跃,灿若云霞。
一直到林玄言进门,女子才收起书抬头道:「玄言,你过来。」
林玄言忽感不妙,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如履薄冰地看着她。
坐在那里自顾自翻书的女子正是裴语涵。她看着林玄言,手却在桌上的书本
处摩挲,她很好奇,为什么书上字里行间那些峥嵘剑气消失了,难道是因为岁月
隔了太久么?
林玄言被她看得有点慌,抢先开口道:「师父找玄言何事?」
裴语涵合上了书,背靠在椅子上,转过身看着他,问道:「今晚你和小塘去
哪了?」
林玄言面不改色道:「试道大会临近,我和小塘去山下对练了一会剑。」
「为什么不在剑坪上练?」
林玄言平静道:「对练时候剑撞击的声音比较大,我怕这种嘈杂的金石之音
扰了师父和师兄的休息。」
裴语涵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玄言,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为他人着想,
为师甚是欣慰。」
林玄言诚恳道:「应该的。」
裴语涵忽然站起来,拧着他的耳朵问道:「那为什么钱库有被人翻动的痕迹?」
林玄言一不做二不休,嘴硬道:「师父你先松手,想必是宗门遭贼了。师父
最好设立一个剑阵严加守卫。以防贼人趁虚而入。」
裴语涵拎着他的耳朵把他按在椅子上,从笔架上取下一支笔塞到了他的手里,
命令道:「你把这本《剑心通录》抄一遍,抄不完不许睡觉。」
林玄言知道再辩解也没用了,苦着脸说道:「去人间走走对剑道大有裨益啊。」
裴语涵训斥道:「剑心通明首先要做到的便是斩断俗尘。」
林玄言心里又炸响了一记惊雷。他忽然想到这句话不也是自己当年说的么?
而且这句话自己事后想想根本就算一派胡言啊!难得自家徒弟把它奉为真理,最
后坑了自己。难道这就是因果报应?
林玄言答非所问,有气无力地说了一句:「其实啊。我以前也收过一个徒弟。」
裴语涵饶有兴致道:「哦?我这位徒弟的徒弟什么样啊?」
林玄言看着她的脸,郑重其事道:「我收我徒弟的时候,我还不大,而且那
时候我会的也不多,对徒弟基本就是放养。而且我那位徒弟也是生性顽劣,经常
捅出许多乱子,把我忙得够呛。后来我和这位徒弟就分开了,然后就一直没有机
会见面。」
裴语涵见他神色认真,不似开玩笑,便问道:「收这么一个顽劣的徒弟肯定
很麻烦吧。」
林玄言说道:「当时觉得麻烦极了,不过后来回来起来却觉得再没有更温馨
的事情了。」
裴语涵认真思索了一番他的话,说道:「理当如此。」她又问:「那你都教
你徒弟干什么啊?」
林玄言咬着嘴唇,憋了一会,他仿佛确有其事地说道:「抓兔子。」
「啊?」
林玄言忍着笑意说道:「我们那边村子附近有许多兔子,但是那些兔子很狡
猾,喜欢打假洞,我是我们那抓兔子最厉害的。我那徒弟被兔子的假洞骗得团团
转,便来找我询问技巧,我便顺势让她叫我师父。就是这样儿戏。」
裴语涵信以为真道:「那你怀念你的徒弟么?」
林玄言说道:「其实有些害怕。」
「害怕,为什么?」
林玄言说道:「当时只是小孩子打打闹闹过家家认一个便宜师父,现在时过
境迁,再见到那个徒弟说不定此刻人家已经大有出息,那时候面对她,如果她已
经高高在上,对我趾高气昂,爱搭不理。那我不是很受伤么?」
裴语涵深以为然道:「确实如此。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个徒弟就太气人了。」
林玄言拼命点头:「你也这么认为的对吧!」
裴语涵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为何情绪忽然如此冲动,只好点了点头,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万不可忘本。」
林玄言煞有介事道:「我一定会去找我徒弟的,如果她敢那么对我,那我就
用师父您教我的武功狠狠惩罚我徒儿,师父您看如何。」
裴语涵答道:「师父惩戒徒弟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过只能以警训为主,
不可太仗势欺人。」
林玄言瞪大眼睛小鸡啄米般点头:「师父您这么说,徒儿就放心了。」
说完,他深深抱拳:「师父请回吧。徒儿要抄《剑心通录》了。一定准时交
付于你。」
裴语涵一脸不解地看着莫名干劲十足的林玄言,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临出
门之际,她还是有些心软,便又嘱咐了一句:「若是实在抄不完,你可以先睡会。
下不为例。」
林玄言开怀道:「是,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