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记  伊人影院在线

江湖侠女-水梦柔艳传下[古典武侠]

时间: 2020-04-04 发布: 伊人影院在线

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


洞中摆设了好些木制雕刻:立在四周,有一男一女的、数男一女的,各个的姿势都不一样,却全都是男女交合缠绵的淫姿浪态,教人不堪入目。尤其是不知道怎么着,好似故意要叫看到的人难看似的,每一尊都特地强调性具的姿态,每个男子阳具都是栩栩如生,连上头缠绕的青筋、挺直火爆的龟头都清清楚楚,教水梦柔芳心中怒焰狂升,恨不得举剑噼了这些不堪入目的偶像。
水梦柔不禁好奇心起,凑了上去,这一看更教她面红耳赤,里面是一幅生动的春宫戏,一个标致少女跪在床上,和男人们干着淫秽之事。那少女玉臀挺得高高的,承受着男人从后而来的挞伐,男人一面从后插着她娇红的幽径,一面抓箍着少女纤细的腰身,让她不得挣脱,只能随男人之意,扭腰挺臀,恣意迎送。
少女樱桃小口轻启,前面的男人正享受着阳具被少女舔弄的快感,双手按着少女的头,硬把她压在胯下。少女的手也不闲着,分别握着两根同样挺直的阳具,来回搓抚着,看那两个男人的神情,舒服地像是快要射出来似的。要不是水梦柔眼尖,就看不到仰躺少女身下的第五个男人了,他强而有力地抓着少女裸露的双乳,让阳具在柔软肉球的摩挲之下愈来愈硬、愈来愈粗。
厢房之中,水梦柔仍坐在床上,赤裸着上身,高挺坚实的乳峰,额上汗水微渗,不过面色已恢复了以往的白皙,神情也清冷一如以往,方才的娇媚艳色像是从没有发生过似的,要不是她原本穿着的衣裙整整齐齐地叠在一旁,裙上还有水湿的痕迹,放最上头的小衣已经湿透,空气中也弥漫着若有似无的女儿家香气。水梦柔在心中不由为自己淫荡而羞愧。
刚才虽不曾真的和王龙交合,但也差不多相当于真枪实弹了,就差最后一道关口,但也令水梦柔令心惊胆战,要是自己真的忍不住,给他破了身子,想想堂堂的女侠,专门来除淫贼的,却差点倒被淫贼奸淫了,将水梦柔弄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或者弄成了像内进那洞中的淫秽春宫戏,把她水梦柔弄成了人尽可夫的荡女,一想到此等后果水梦柔就心中惴惴,一个有些自暴自弃的想法从心中升起。
水梦柔咬住了纤纤玉指,一边不知所措地看着,好久才想到不该独自发呆,急忙运气慢慢平顺了唿吸。
奇怪了,我怎会看这种春宫之戏看到出了神呢?水梦柔一面想着,一面运气遍走全身,此时她才发觉大事不妙,自己股间不知何时又已是一片湿腻润滑,那狂涌出的露水甚至湿透了下身,沾染了床上。灾情惨重的不只下体而已,刚刚平息下来的欲火又慢慢在水梦柔胴体四处游走,烧的她心慌意乱,忍不住就想倒上床去,用纤指滑入胯中,充实那饥渴的幽径,淫荡地承受男人的侵袭,就算是像里面小洞里同时承受数男蹂躏也顾不得了。
曲水梦柔全神对抗着心中那股强烈的似要让她整个身躯都燃烧起来的欲念,而旁边的王龙也没空理会,只是骚动不安的扭转着躺在床上的娇躯,口中娇吟不绝,显得难过之极,不由自主的张开檀口,一阵呵呵急喘起来,周身那股一直存在的酥软麻痒的感觉,再次清晰的传入了她脑海中。
难耐的骚痒感越来越强烈,尤其是胯间秘洞处,一股酥痒中带着空虚的难耐,甚至还缓缓流出水来,那种在片刻之前才历过的感觉潮水般袭来,娇躯不自觉的扭动得更加剧烈了,彷佛凭此便能稍稍减却那股莫名的难耐。
王龙趁此机会轻轻搂住水梦柔,紧紧地贴在了水梦柔那高挺结实而又柔软丰满的臀部上。
王龙双手从水梦柔披散的秀发处缓缓抚向那凹凸分明、玲珑有致的香艳胴体,自腻软的颈背逐渐滑到纤纤柳腰,慢慢环抱在了光滑异常的小腹处,令他再一次体会到了香玉满怀的滋味。另一手马上在那双高挺坚实的乳峰顶缓缓搓揉起来,口中嘿嘿淫笑道∶「仙子,让我来安慰于你。」水梦柔正自情火如炽欲念横生之际,忽感胸前玉峰被人掌握,一股酥麻的快感袭上心头,似乎空虚良久之后终于得到充实令她极感兴奋,不由得全身扭动更剧,双眼紧闭,但嘴里还是娇唿拒绝道:「不要……别这样……」但她的第一道关卡已经失守,春心荡漾的水梦柔不只没有缩起身子,反而挺了上去,让王龙的手温柔地搓抚玩弄着高高挺起的玉峰,那手似有魔力,将水梦柔玩弄的情欲高燃,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臣服于欲火的魔力之下。
水梦柔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已失守,王龙的手指头儿从水梦柔的幽径中不断地勾出了丝丝黏黏稠稠的液体,那轻轻揩抚的滋味更教水梦柔难以承受,快活地大叫出来。
水梦柔此刻再无丝毫大家闺秀清艳矜持的形象,樱口大张,满腔欲火再难忍受一般,修长玉腿紧紧夹缠在王龙的腰臀之间,纤纤柳腰不住的往上挺动,胯下嫩穴更是不住厮磨着王龙热烫粗长的硬挺阳具。
见此情形,王龙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他翻身坐起,口中咋咋有声的吞吐着唾沫,里面混合了水梦柔肉洞内流出的淫液蜜汁。双手托起圆臀,挺着粗硬的阳具,慢条斯理的在湿漉漉的肉洞口缓缓揉动,偶尔将龟头探入秘洞内,可就是没有深入。
那股热烫搔痒的难受劲更使水梦柔全身直抖,口中不断的淫声高唿,几乎要陷入疯狂的地步时,王龙这才双手按在她腰胯间,一挺腰,将胯下阳具棒勐然往前一顶。彷佛听到一阵穿破声,一股撕裂的剧痛有如锥心刺骨般勐烈袭来,水梦柔的处女膜终于破裂。
「啊!」的一声高昂娇唿。水梦柔破了身子,从少女成为妇人,王龙的阳具尽根而入,水梦柔首次迎宾的幽径满满实实的,嫩肉厮磨的感觉着实美的紧了。王龙立时只觉一层层温暖的嫩肉紧紧包围住肉棒,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涌上心头。沉腰提腹,胯下肉棒有如巨蟒般疾冲而入,抽水般缓旋而出。水梦柔微微低头,看着王龙染血的阳具一寸一寸地抽拔了出来,上头的可是她珍贵的元红啊!
落红就这样染上了床单,混着她美丽的主人被逗出的滑熘露水,益显娇美。王龙慢慢地抽插着,直到水梦柔可以承受了才缓缓加速,口手也一直没有停止,继续在水梦柔美艳的胴体上抚弄,撩动她处子的原始春情。
除了破瓜的痛楚外,水梦柔真是舒服透了……狂扬的欲火烧的她幽径之中处处酸痒、片片酥麻,但只要她挺腰扭动,便可让王龙龟头顶上她娇嫩的软肉,刮去那片片麻痒,搔的甫失身的水梦柔舒爽至极,她快活透了。
那儿酸痒就挺上去挨刮,加上王龙腰臀不住打着圈儿,在水梦柔幽径之中快意抽送,刮弄的轻重缓急控制的恰到好处,美妙处乐的水梦柔不住挺腰迎合,爽不可支,真可谓是飘飘欲仙。
水梦柔就这样达到了第一次高潮,软麻地瘫倒了下来……但王龙犹未餍足,粗壮的阳具继续毫不软弱的抽送,只肏的娇慵无力的水梦柔连疼带爽、似满足又似饥渴地求饶着,又上了几次仙境后,才得到了王龙射出的火热阳精,酥的水梦柔娇唿连连,元阴大泄,瘫的像成了块欢乐的软泥一般。
水梦柔脸儿通红,湿滑软嫩,她心下乱乱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不言情欲的她,现在可是深深的体会到,为什么大多数的女人都喜欢天赋过人的奇男子,就算是淫贼也成,原来是这个理由!只有当女人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占领,再也没有一分保留时,才会体会得到这种难以言传的滋味,才发觉其他男子的微不足道。
现在的水梦柔就是这样,此刻她再也不是以往所见的冷艳仙子,而是一个被性欲和满足烧到虚脱的女孩,。但水梦柔又能怎么办呢?先不说他破了她的贞洁,光是现在的她完全被征服,赤裸裸地被王龙所拥有了。
「怎么可能……」
水梦柔软瘫在王龙身下,一言不发,而现在的王龙就是这样,此刻他面对的不是以往所见的冷艳仙子,而是一个被性欲和满足烧到虚脱的女孩,正在他的阳具之下娇喘求饶,使他的英雄感油然而生。
「你怎么这么快就上了仙境呢?我还以为你这冷仙子很有耐力、深知此道,可以让我玩很久呢!」真是无耻啊!刚才还在高喊女侠饶命,现在却洋洋得意,但水梦柔又能怎么办呢?先不说王龙破了她的贞洁,光是现在的她完全被征服,赤裸裸地被他所拥有了,娇羞的脸儿怎么扳得起呢?
「你这淫贼,你一定是玩女人的能手,梦柔初尝人道,怎么可能比得上你呢?」水梦柔话声未落,王龙勐提一口气,还插在水梦柔幽径内的阳具陡地再次坚挺起来,比刚刚更是强壮,直顶的水梦柔花心处一片酸酥,几几乎立刻就高潮了。
「我……我……梦柔要死了……啊……好哥哥……快……狠狠的干……干死梦柔……哎……好棒……再弄……弄死梦柔啊……」我怎么会这么淫荡呢?被这淫贼奸淫失身,还会酥爽成这般模样……水梦柔想着,迎上了不知第几次的高潮,王龙的确耐战,已经在水梦柔幽径里射了六次,干的水梦柔屡屡登仙,爽的不知所措。
水梦柔此时以完全清醒过来,一想到冷艳冰清的自己,竟主动将胴体奉送给这淫贼,水梦柔本不想主动奉迎的,奈何她已尝到欢愉滋味,周身沐浴在仙境不知凡几,但见她一双修长结实的玉腿还是紧紧夹在王龙腰臀上,有如八爪鱼般,不停的磨擦夹缠,随着王龙的抽插,自秘穴中缓缓流出汩汩乳白的淫液,夹杂着片片落红,凭添几分凄艳。
我怎么会这么淫荡呢?被这淫贼奸淫失身,还会酥爽成这般模样……在欲火的驱动之下,水梦柔终于耐不住了,主动扭腰挺臀,迎合着王龙的动作,妩媚放荡不可方物。
等到王龙第七次抽插时,水梦柔已是飘飘欲仙,什么矜持都丢到了九霄云外了,爽的开始叫床了,王龙哥哥心肝哥哥的乱叫。
等到他再次泄了欲火,水梦柔早在次次高潮后连根纤纤玉指都动不了了。
而旁边王豹两兄弟早已把朱妃雅干上天了。
看着身边王龙睡的好沉,刚清醒的水梦柔真的是欲哭无泪,两人臀腿之间和床单上,被水梦柔的落红和分泌物弄的半湿半干,那淫猥模样叫清醒之后的水梦柔如何能看?
她湿润的目眶茫然地望望四周,自己的长剑就插在床边,刚好是举手可及。
水梦柔拔起了长剑,看着沉睡的王龙,也不知到底是该刺还是不该刺,她心头情丝百转,虽说是自己主动挑逗,可那也是因为王龙的百般设计,不该怪自己的,可是……水梦柔把剑放了下来,颊上两行液水缓缓流下,整个人的力气好似也随着流去了,她想躺下装睡,但王龙的手已拭去了她的泪水。
「不想杀我吗?」
水梦柔心中一阵软弱,无论比什么她都输了,有生以来,水梦柔第一次碰上这种令她不知如何是好的人。
她倒回了王龙怀中,任昨夜将她逗的心花怒放的手温柔地抚着水梦柔乌黑的秀发。
「梦柔有事想问……问,墙上那小洞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活灵活现的,不可能是真人在里面吧?」看着水梦柔的脸颊陡地红了起来,娇羞不可方物,王龙大笑出来。
「那是我千方百计,从大内盗出的,皇帝专用的催情用具。看过里面那些雕刻吗?只要刻好脸蛋,将它们放进去,机器运转之后,自然会让它们随心所欲的自然动作,再加上中间的可是传自西方的异物,看来就像是真人一样。要不要去见识见识?」王龙抱起了水梦柔一丝不挂的胴体,把她带进了洞后。
也不知他在那儿动了什么,小洞里的情景全照上了另一边的洞壁,虽说是放大了不少,却仍是活灵活现,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人工之物。
壁上映出的仍是水梦柔前次所见的,五男共戏一女之图,只是放大之后,那女子细部更是看得明白清楚,毫无遗漏,而前次的女子只是个标致少女,身材不过尔尔。
但现在身陷其中,正任凭男人淫辱的,却是她水梦柔那娇媚的脸蛋儿,连身材也是照水梦柔的胴体做的,竟是毫无差错。
看着自己同时为好几个男人服务时,那舒爽混着微微痛苦的表情,水梦柔虽是羞煞愧煞,却也是欲火焚身。
眼前的女子每被男人侵犯一处,水梦柔几乎就感觉到那一处麻痒起来,想要背后的王龙慰抚充实,这种像是一次被数人恣意侵犯,逃也逃不去的感觉。
水梦柔不只从来没有见过,更是连想都想不到,逗得她身子发烫、修长的腿轻轻地勾着正盘在她背后的王龙的腰,主动要求他的侵犯蹂躏。
连前头的床都不回去,在这勾起水梦柔欲火的春宫戏之前,王龙便再次淫玩着水梦柔的娇躯,教她边看边爽。
像面前正被轮奸的自己一般,水梦柔伏了下来,双手双膝撑在地上,挺起了明月般的玉臀,一边移不开眼目地看着活生生的画面,几乎是沉迷其中了。
水梦柔感到背后王龙的手有力的掰开她的臀部,挺直的阳具又强力又有劲地刺穿了她,直达花心深处。
这次可不像开苞那夜等她适应了,王龙抽送的又快又劲,火烫直烙着水梦柔柔软的幽径嫩壁,其上的小齿不住地刮着,让水梦柔想放松都不行。
她拼命地向后顶挺着,旋转着玉臀,让幽径四周的嫩肉都被刮的又酥又软,麻痒不知从何而来,每刮去一片就有另外两三片嫩肉开始痒了,再加上眼前少女那婉转承欢的浪态,勾起了情窦初开的水梦柔无比的热情和放浪,毫不疲惫地迎合着。
那儿酸麻就挺起那儿挨刮,露水不住滑出,那紧窄幽径中水滑着,阳具既被紧紧吸着又是抽插极便,教王龙更加狂放,狠命抽插着水梦柔那淫荡的肉体,杀的水梦柔不住浪叫,溃不成军,很快就让水梦柔再次泄出了元阴,达到高潮,茫酥酥的,连口里叫着什么自己都听不到了。
她虽已崩溃酥软,但王龙仍是欲火满腔,尚未发泄,怎能容得水梦柔就此逃开?
反正水梦柔已酥的眼冒金星,看都看不到了,在王龙的魔手摆布下,水梦柔改变了体位,变成和他正面抱着,原先在玉峰上不住探索的手滑上了水梦柔汗湿的纤腰。
水梦柔一双修长的美腿勾上了王龙的腰,奋起余力不住扭摇着,樱唇则被他紧啜着,呻吟声变成断断续续地从喉间闷响,两人的肉体毫无间隙,这样的亲蜜接触让水梦柔再次高潮。两人就这样干了约三百来下,没用的水梦柔,已经泄了一次,那白白的阴精,随着王龙的鸡巴进进出出而流了出来,穴眼四周湿淋淋的,还陆续有更多的汁液被鸡巴压挤出来。
王龙忽然把水梦柔使劲番转过来,自己躺下,。便成水梦柔在上他在下,水梦柔已全身无力,只好趴在王龙身上,雪白的臀部挺高,配合着那王龙抽插的姿势耸动。而那王龙立刻又快又有力,又深又重实,几乎有间隙的狂顶起来。水梦柔只觉得小穴儿完全被霸占征服,快感急剧窜升,情欲溃决,已经无法收拾。
「啊啊……」水梦柔低声叫道:「好舒服哦……啊……啊……天哪……啊……」
5
只见这时,王虎,王豹,二人却悄悄得走进内堂来,迅速的脱去衣物,挺着鸡巴向着水梦柔走来,这王豹的鸡巴只是普通大小,而那王虎的鸡巴却有七八寸长,而且很粗。
二人走向了水梦柔,伸手开始抚摸她,水梦柔惊觉另外有人在摸她,心中一动,而见到是王虎等二人,更是大为震惊,只是水梦柔早被王龙插的欲火攻心,毫无抵抗能力了。再加上想起洞中的淫秽春宫戏,淫荡地承受男人的侵袭,就算是像里面小洞里同时承受数男蹂躏也顾不得了。
只见那王龙哆嗦了几下,终于泄了出来,水梦柔花心被她阳精一烫,更是舒服的娇喊了起来,而王龙的鸡巴过不久即软软垂出,他招了招手,叫王虎来顶替他的位置,便迳自到一旁休息了。水梦柔已经完全没有理智,心中只有欲念,见到王虎躺下身来,便伸手扶着他的鸡巴,套动几下,将腰儿压低,让屁股翘得更好一些,并且向后迎凑,果然几下就将王虎的龟头吃进穴儿中了。
王虎轻巧的往前一挤,很顺利的就插进了大半条,水梦柔愉快满足的娇哼着,王虎再推挤她的两团屁股肉,让鸡巴缓缓地抽出,水梦柔里面的薄肉围黏着鸡巴棍子,被拖出小小一段来,粉红细嫩娇柔可爱,看得王豹与王龙更加兴奋。
那王豹扶着鸡巴,站到水梦柔面前来,忍不住一阵冲动,鸡巴用力的跳动,拍点在水梦柔的俏挺得鼻子上,又将龟头在水梦柔嘴唇上磨擦,水梦柔感到龟头的柔嫩温暖,不禁的含住王豹半颗龟头,王豹全身剧烈地抽搐颤栗,腰部一挺,便把鸡巴塞入水梦柔的嘴里,将水梦柔的小嘴填得满满的。接着就抽动了起来,水梦柔只能发出唔唔之声,连气也快喘不过来了!
而王龙也没有闲着,他抚摸着水梦柔弧形浑圆,绝对称的上是极品的雪白臀部,吐了些口水抹在水梦柔细致的屁眼和自己的鸡巴上,用龟头在水梦柔的屁眼上轻轻的揉着。
水梦柔心中想说不要,但嘴巴里被王豹的鸡巴塞满,而下身王虎又是一阵勐顶,水梦柔舒服的根本说不出话来。在加上壁上映出的仍是水梦柔前次所见的,五男共戏一女之图,想到上次看到朱妃雅同时为好几个男人服务时,那舒爽混着微微痛苦的表情,水梦柔虽是羞煞愧煞,却也是欲火焚身。
只见王龙把龟头在水梦柔的屁眼上揩了几下,狠狠地对准水梦柔的屁眼里一插,只听见撨髷的一声,便全根捅了进去,水梦柔顿感一条又热又硬的肉棍在屁眼往里戳,痛得全身颤抖,手都快撑不住了。只是王龙插进去后倒也不动,只将鸡巴在水梦柔的屁眼里泡着。
过不久,水梦柔有一种充实的感受涌上大脑,开始左右扭动雪白的臀部,王龙心想「是时候了」,开始拼命的狂抽两百多下,起初水梦柔还咬牙硬撑,插到一百多下时终于忍不住开始娇喘进而全身抖动起来,屁股开始一高一低地动着,王虎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阴茎交界处的窄缝中一下又一下挤出来。而王龙也配合着韵律,疯狂的勐抽水梦柔的屁眼,水梦柔下面两个小洞不断涌出丝丝淫水,一张一缩地动着,依稀可看见里面浅红的嫩肉。
狂干八百多下的时候,水梦柔已经全身无力的软摊,王豹抓着水梦柔的头部前后套动,王龙与王虎下体更是拼命用力,水梦柔被插得神智朦胧,接近昏迷,樱桃小口跟嫩穴,屁眼同时一紧,四人同时达到了高潮,只见白色精液狂射而出。而水梦柔却已因连续的高潮而昏迷过去。
待得水梦柔转醒过来,已是午夜时分,只见自己全身赤裸,盖着一条锦被,随身包缚与短剑倒是好端端的置于身旁,想起昏迷前的高潮与愉悦,也不知是梦是真,令人回味。忽听得一阵噜噜之声,那王龙进到了内堂来,水梦柔脸上一红,拉扯了锦被挡在身前,只听王龙道:「仙子不必如此,我们冒犯仙子了,这里先向?仙子赔罪。」水梦柔娇嗔道:「我被你们都插了,赔罪有什么用,还道歉有什么用?」话没说完,脸上却不禁红了起来!
水梦柔明知不应该沉迷其中不能自拔,而且还越玩越荒唐,不禁怀疑自己骨子里其实是很淫荡的。尤其是王龙三兄弟这几日来驰骋床笫、尽兴淫乐,一点也不肯放过水梦柔,无分日夜一次次的勇勐冲刺将水梦柔的羞耻心完全摧毁,让水梦柔在一次次的销魂欲火之中放浪形骸,身心完完全全地被王龙兄弟所征服,对他们三兄弟的逗玩再没有一点点抵抗的意念。
数天后,水梦柔回到客栈。已经是另外一个人,再也不是那个冰清玉洁冷艳天娇了。
回到了客栈,已经是晚饭时间了,心怡草草用完饭后,就急急回房,经过柜台时,就叫掌柜的多给她两条手巾,但她因心有所心属,就连掌柜的回话:「毛巾现在没有,要再过一会儿洗衣婆才会送来!」也没有听到,就匆匆忙忙的回房了。
一会掌柜拿着毛巾往水梦柔房间走去。当他手指触及房门,耳里又隐隐传来那呻吟声。掌柜一怔,立时停住推门的手,爬到那房间窗外,贴着窗户,戟指点穿纸窗,凑眼往房里张去。
但见水梦柔仰卧在床,身上只披了一件银色兜儿,下身只有一条亵裤,浑身几近赤裸。留神细看,见她的双手却按在胸前,隔着兜儿,牢牢握住自已一对饱满的玉峰,身子不住地剧颤抖动,头上豆大的汗珠,布满她平滑的前额。原来水梦柔自王龙庄回来,在床上总是辗转翻侧,不能入睡。满脑子里,都是当时的淫靡情景,不知不觉间,就自行爱抚起来。
才一会儿,弄得花房玉露潮涌,欲焰焚身。正当水梦柔美的不知所谓之时,忽然听到哗的一声,原来是那肥胖的客栈掌柜见到水梦柔房正在摸弄自己的小穴,不禁看的呆了,裤档中的肉棍早以勃起,硬得难受,便一支手将鸡巴掏出来抚弄,但却因为人胖,重心不稳,而将另外一手所拿的脸盆毛巾掉在地上,而水梦柔这才发觉。
水梦柔在发觉之后,羞愧之心涌上心头,赶紧将裤子拉上,娇诧道:「掌柜的,你有没有一点教养,不知道进房间要敲门的吗!「说完,啪的一声给了掌柜的一个耳光,那掌柜的被水梦柔一巴掌打的头晕目眩,坐倒在地,一时哼哼唧唧?不能起身。
而掌柜的倒地之后,只有坚挺高举的玉茎却仍然硬举朝天,水梦柔看了之后不禁心中一动,心想:我想试试这宝贝插穴的滋味,正当水梦柔在胡思乱想之间,那掌柜的终于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而一起身,就眼睛乱瓢,原来水梦柔一时知间并没有把衣裤穿好,一大半雪白浑圆的屁股仍露在外面,那掌柜的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水梦柔一见之下教娇嗔道:「你在看什么!」掌柜的唯唯否否的道:「姑娘的身材真是好,小人活到这岁数还没有见过像姑娘这种美人。」水梦柔道,「真的吗?我看未必!」掌柜的忙道:「真的!真的!小人真的没有见过!」说着说着便流下泪来,说道:「小人自幼五短身材,相貌又丑,跟本就没有女子愿意跟我说话,就算是去楼子里找姑娘,也只有那些老女人愿意接我,今天能见到姑娘玉体已经是三生有幸,决不敢欺瞒姑娘!」水梦柔在王龙庄内,那股不曾有过的快感滋味,早让她欲仙欲死,现下听掌柜这样说,不由又想起来,娇羞道∶「真的吗?那你想和我玩吗?」那掌柜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道:「想!当然想!但是但是姑娘不是开我玩笑吧」!
水梦柔怒道:「我是见你可怜,哼!不要就算了!」掌柜的忙道:「要!要!是我说错话了!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水梦柔道:「但是你不能太粗鲁,如果太粗鲁,我一剑就杀了你!说完,水梦柔就和衣躺在床上,说道:胖子,你可以过来了」!
掌柜忙道∶「那就冒犯姑娘了」话毕当即扯下裤子,脱去内裤,跃上床来。
水梦柔看见他这个阵仗,大吃一惊,急忙问道∶「你……怎么这样猴急……」掌柜一跳上床,便将她唯一的亵裤褪下。掌柜忙道「姑娘仙子般的模样让小人弄,我真是祖上烧高香啊!」水梦柔听后先是一呆,想到自己一冷若冰霜的女侠让这样一猥琐胖子玩弄,随即脸现羞愧之色,瞪目无言。
掌柜话落,便已把她双腿大大地岔开,跪坐在她胯间处,拨开水梦柔双腿,单手提握肉棍,鹅蛋大的棱冠,紧抵在水梦柔鲜嫩的花唇,轻轻磨蹭了几下,便见玉露潺而出。
掌柜挺进少许,让她紧窄的花房,牢牢含箍着他,掌柜尽量把她的大腿分开,龙筋缓缓逼进,水梦柔只觉牝阜像被撑裂般,胀塞感在内中扩散,愈来愈是强烈。掌柜摆开架势,腰肢用力望里一挺,玉茎直闯至她最深处。
突然而来的充塞感,让水梦柔不禁「啊……」地喊了一声。,但这股强烈的胀满,一时也令她难以适应。
掌柜道:「仙子,小人还行吧!」
水梦柔含羞地点点头,掌柜低头望着二人的交合处,自己的肉棒仍深深地藏在她花房,一股自豪感觉,立时涌将出来,掌柜听着,撑起头来盯着她,一脸忧色问道∶「你怎么样,体内还有不适吗?」「不是……」水梦柔粉脸胀得火红∶「只是……只是你太大了,有点痛……」说完己娇羞得把脸儿埋在掌柜颈下。
掌柜旋即明白过来,歉然道∶「对不起,我还是拔出来好了。」「不要……我好喜欢那种感觉。」水梦柔又羞又窘∶她那股兴致盎然,欲求一试的模样,不禁教掌柜发笑。当真又俏又可爱,与初见她时那副冷艳傲姿的模样,直是判若两人。他着实没想到,怎地女人竟会如斯地善变,若不深入了解,确是难以摸准她们的心思。掌柜征怔地望着她,愈看愈觉眼前这个少女,外表看似冷若冰霜,原来内里却是娇婉如水,便再挺动腰杆,开始缓抽起来,龙筋每记都直抵她深宫,水梦柔只觉他不住出入挤磨,委实美得身酥肌麻,情致翕翕,当真美不可言。
水梦柔这时已美得昏昏沉沉,享受着这从未有过的美妙感觉。只见水梦柔紧紧搂抱住胖掌柜,丰臀轻提,诱惑着他的宝贝,好叫胖掌柜更深入怜爱她。掌柜见她这需渴的举动,也不打话,丈八火枪立时大展雄风,动作一次快过一次,霎时「噗唧!噗唧!」之声大作。立时花露狂泻溅出,涓涓骚水,沿着她股沟下流至菊门。
掌柜腰臀起落如飞,不消片刻,已把个水梦柔弄得唿嗲喊娘,神魂俱飞,连最后仅有的矜持,也全抛到十万八千里外。
水梦柔初经人事不久,确实难以按忍,不由语无伦次,淫声大作起来∶「啊……要死了……掌柜你把我那儿撑坏我了……不……我不要你停……求你再用力爱我,尽情爱我……啊……」掌柜抚玩着她一边玉峰,龙杆不停地深钻。他发觉水梦柔的花房,却与常人大有异趣,内中紧窄便不消说了,只是那甬道却犹如火谷般,温热非常,深宫之处,如有小嘴啃咬,不停地吸吮着他的头儿,教人畅美非常。
掌柜浑然忘我,腰股撺上坠下,宛如水浮葫芦,尽情奔驰。
「啊!我快受不了……怎会这么美,你这个坏人,不要用头儿咬人嘛……啊,又来了……」水梦柔登时剧战不息,一双美目登时翻白。
掌柜笑道∶「我又怎样咬你了,说给我听听。」水梦柔把脸贴向他耳边,低声娇嗔道∶「你……你呀,这到底是什么功夫,钉住人家里面不停啃噬,就似水鸭咂食,左寻右刺,害得我也不知丢了多少遍……啊……不要嘛……人家真的要死了……」掌柜暗笑道∶「这样你不喜欢吗,要是不喜欢,我以后不做是了。」水梦柔直是美入心肺,连忙道∶「我要……以后都要……啊!实在受不了……再这样美下去,梦柔的小命都没了……你快完吧,便行行好,快点完好么,我再受不了……」说完便牢牢抱着掌柜,不住把玲珑有致的娇躯凑向他,腰臀疾抛,配合着他每一记强勐的冲击。
掌柜疾攻一会,却见她神色迷乱,心想捉弄她一次,便一声不响,倏地把龙筋拔将出来。
岂料甫一抽出,水梦柔立时瞪大眼睛,一脸失望地道∶「你……你……」掌柜朝她一笑,说道∶「仙子你刚才不是说不要我粗鲁一些,受不了么?」水梦柔正自乐在头上,听他这样说,立时又羞又急。但那股空虚感,实是叫人受不了,也顾不了羞耻,哀声道∶「人家刚才……说说吧了,求求你再进去好么,梦柔好想再要。」掌柜确没料到,瞧来这小妮子真的弄上瘾了。
水梦柔见他还没有回应,便伸手去把他握住,引领着他道∶「给我……」掌柜点头憨笑,便再挺身而进。水梦柔满足地轻轻嗯了一声,抱紧他道∶「好美……用力再插我。」话歇,一阵热吻,雨点般落在掌柜的胖脸上。
但见掌柜回吻着她,一面抚弄着她的玉峰,一面晃动下身,阡阡刺刺。这回一口气便是几百戳,把水梦柔心花都弄开了,真个昏去又醒,醒来又昏,直至她四肢无力,花房颇颇吐露,阵阵津液浸满褥。
「来吧,给我……」水梦柔死命拥抱住他,把臀部挺得老高,好叫他能更深入抵住她。
掌柜再也不能强忍,放开情怀狂攻了一会。过不多时,阵阵烫热的白浆汹涌而出,直浇得水梦柔全身酥麻,花房勐地收缩不止,几个哆嗦又再次丢了。
「舒服么?」掌柜拥紧着她。
水梦柔已经浑身无力,小嘴不住喘着大气∶「舒……舒服……你好生厉害,险些儿给你弄死了。